猥琐熊猫4号

孙唐党 宇智波攻党

© 猥琐熊猫4号 | Powered by LOFTER

心动瞬间(二)上

cp预警:火黑 黄笠 绿高 青桃 紫冰 赤黛 拆逆慎入

篮球知识全靠百度,没看过几场球。(不过黑蓝也算得上是战斗漫画啦都是招式比拼orz)

用黑蓝的战斗系统和一本正经的胡说八道来解释战斗力,考据党不要当真。

祝大家食用愉快


本章黄笠赤黛专场,其他tag就不打了


目录:(一)

    黄濑最近很兴奋,兴奋到仿佛体能都异常地充沛。他在常规练习后还觉得不够畅快就乐颠颠地去找教练加训。

    武内教练看着笑得花枝招展的王牌仿佛要奖励般地求着练习,内心一阵波澜,不过表面上却没透露太多声色。他干咳一声问道黄濑啊最近状态怎么样?

    一年级的黄毛王牌咧着嘴笑得像个三岁的孩子:“好极了す!超棒す!觉得自己战无不胜す!”

    好烦啊这个すすす的口癖,你有什么资格嘲笑人家绿间真太郎!

    武内憋吐槽憋的特别辛苦,肚腩上的肉都忍不住抖了抖。

    陷入爱情的男孩子就是这么青春无悔勇往直前啊。教练想到这里忽然内心一阵柔软,随即他带着笑对黄濑说道:“好好练啊,让笠松他们回来对你的成果吓一跳那就最好啦!”

    “嗯!”男孩子眉眼弯弯大声回应着。

    之后他又乐颠颠地跳回训练场。

    听到了六校联赛的时候,黄濑是真的开心,虽然武内教练说这次联赛是为了i.h的热身赛,他也克制不住地想要抱着这个胖教练亲一口。虽说他在wc上对绿间火神说着下次赢,可是到了下次,他就再也没有办法和前辈们同台比赛了。

    他喜欢海常,更喜欢有笠松的海常。

    在笠松前辈们退隐之后的练习中,黄濑一如往常般地根据他的习惯往控卫的方向传球,却听见队友一声轻微的惊呼和篮球落地的撞击声。升成首发的新控卫满脸愧疚地和黄濑道歉:

    “对不起啊……追不上你的速度。我太弱了真的对不起!我会加紧练习的!”

    控卫大喊着向他郑重地鞠了个将近九十度的躬。

    黄濑吓得都要跳起来,连忙罢手道:“不不不,是我太快了没照顾到队友……”

    但是新控卫似乎都要哭出来了,鞠着躬带着哭腔道:“对不起我还达不到笠松前队长的水平真的对不起!”

 

    笠松前队长……


    听到这个名字黄濑突然怔了一下。缓过神后他努力地提起嘴角,让自己看起来是在微笑:

    “不,是我下意识以为笠松前辈还在队里……是我的错。”

    新控卫看着他笑得比哭还难看不由得更加难过,只要是个明眼人都清楚当笠松前辈在场上的时候黄濑是多么意气风发,现在他们的王牌在场上束手束脚地甚至还有些不知所措。即便在海常篮球部的球员都不弱,这个新控卫也是有自己一技之长的,但是这对身为奇迹世代的黄濑来说还远远达不到当搭档的要求。

    对于这点黄濑自己也清楚的狠。能跟得上被称作奇迹世代的异才的人寥寥无几,不然他们五个也不会进了高中后还心高气傲地当着独比(篮球中不爱传球沉迷单打的人被叫做独比),要不是被黑子火神猝不及防地抽了一耳光还塞了一嘴狗粮估计他的中二病也不会好的这么快。

    ——这么说来他们五人好像都差不多。

    所以他对黑子还是很感激的,这个矮小而且缺乏的才能的前队友让他认识到了篮球是五个人的运动。

    不过只有黑子是不够的,黑子只是告诉他前路漫漫其修远兮,而笠松队长是在他被黑子打脸后告诉他:不放弃,站起来,撑下去!

    因此他才可以一直在球场上站下去。

    站下去,感受体能的临界,感受精神的上限,感受能力的顶点——然后去超越。

    他就是他心灵的支柱。

    没有笠松前辈他走不到今天。

    是以他一直想为前辈做点什么,比如为海常球队带来胜利,只可惜wc的时候他腿受了伤,惜败诚凛,等他腿伤痊愈后,前辈却引退了。

    黄濑一度以为再也没有机会和前辈同台之时,武内教练如同天使一般说要办六校联赛,把原高三都请回来,既是给原高三的饯别礼,也是为ih做热身。

    当时他开心得都快要疯了,万万没想到他和前辈的缘分还能再延长整整半年!

 

    “笑什么笑!抽你啊!”

    一条包着护胫的小腿唰地往穿着橙黄球裤的屁股上猛踹。

    “唔啊!前辈你已经抽了啊!……啊啊啊!!!笠松前辈!!!!”海常的俊俏王牌转身看到来人后连屁股都来不及捂,亮着一双眼睛向一条久未见主人的大狗般扑了上去。

    前队长措手不及地被抱了个满怀。

    宽阔厚实的胸膛上还留着训练的汗水,这带着学弟体味的怀抱熏得笠松脸有点发红。他应该当机立断去踩黄濑的脚脱身的,可是他又舍不得去踩这个为海常高速奔波在球场的脚。到最后只得红着脸去推黄濑,结果反被抱得死紧。

    “我们也在的哦——”森山拖着调子悠悠地和小崛一起踏进体育馆。

    这下早川和中村也扔了球高喊着前辈前辈地跑过来,引得其他球员也纷纷往门口跑。

    察觉到人开始多了后笠松再也忍不住了,连忙闷声道:“撒手,快撒手!”

    “诶?不要す!”黄濑撒娇般地把下巴枕在笠松头顶轻轻地蹭着,“好久没见到前辈了す。”

    笠松感觉被黄濑蹭过的头皮都有些发热,不止是头皮,似乎连心口都带着热了起来。这种莫名的躁动让他有点心慌,连带着推黄濑的手都有点发软。和黄濑一样,他也有一段日子没见到这个让他操心的学弟了,能被邀请回来参加六校联赛,能再次代表海常出赛,着实是一件让人高兴的事。

    对啊,他是回来打比赛的啊。

    啊啊啊啊啊啊啊黄濑你要抱到什么时候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回神后的前队长恼羞成怒,暴娇值瞬间满点。两手改推为掐,再狠狠一拧,暴喝道:“都说了放手啦你这混账!!!!!!”

 

    黄濑哀怨地仿佛被蹂躏过的少女般双臂交叠捂着自己的胸膛,惹得笠松太阳穴突突地跳:“你这样子好恶心啊给我正常点!”

    “奶/子疼す。”黄发少女(雾)泪眼朦胧地朝前队长暗送秋波,“笠松前辈太粗鲁就不能对人家温柔一点吗……”

    “ (╬ ̄皿 ̄)!!!”

    “啊啊啊啊啊啊啊笠松你冷静一点这是我们的王牌啊啊啊踢坏就不能上场了啊啊啊啊啊啊啊!!!!!!”

    场面一度非常混乱,暴走的前队长,欠抽的现王牌,还有拉架的其他人,大家推推搡搡地挤成一团让在wc后安静不少的体育馆再次热闹起来。乘隙摆脱大家钳制的笠松终于得到了进攻的机会,心满意足地掐着他们王牌大人的脸颊。

    “臭小子让你欠抽,活该。”笠松得意地笑了起来。

    “嘿嘿……”黄濑两边的脸颊都被扯着,原本帅到迷倒万千少女的这张脸看上去有点滑稽,“没办法嘛,看到前辈回来真的太开心了嘛。”

    笠松脸一红,皱着眉头道:“油嘴滑舌。”

    黄濑揉着被解放的脸颊嘟囔道才不是呢,为了迎接前辈回归我还准备了一份礼物呢!

    哦?笠松疑道,是什么?

    眼见王牌站直了身子,先前那股子撒娇的态度完全退却,用俯视的带着威压和侵略性的眼神看着他的前队长。黄濑嘴角一挑,一字一句道:

    “三位前辈,来和我打一场就知道了。”

    笠松的眼神冷了下来,他抬头瞪着那个忽然散发出强大气场的学弟,沉声道:“什么意思。”

    “三对一,前辈们请。”黄濑的嘴角仍旧勾着。

    森山和小崛的面色也黑起来,出声道黄濑你是不是太狂了一点。

    “不,正是因为知道前辈们很强,所以我才想试试。”

    他转身去捡地上的球,再拍着球走到球场上。球一声一声打在地板上的声响震得整个场馆都安静下来,黄濑噙着笑,眼里似有金光流转:“前辈们,先热下身子比较好哦。”

    “……有意思。”笠松微微眯起了眼。

 

 

    黛看着红头发的队长笑容可掬地把标着五号的球服递过来的时候,觉得脸火辣辣地疼。不久前他还在天台潇洒得仿佛一阵风般地说着毕业前再不来往,好聚好散后会有期的姿态。结果这才两个多礼拜他又对上了这个红毛小队长。

    “没想到再次见面来得这样快呢,黛学长。”赤司语调轻柔温文尔雅地看着黛面无表情地把球服接到手上。“我真心觉得洛山的时候球服和黛学长很相称。”

    您这是闭着眼睛乱吹吗洛山球队代表着百战百胜这和弱鸡的我哪里衬了。

    想让我回来打球也不用昧着良心吧。

    黛内心跑马,面上却不为所动。他捧着衣服淡淡地问道,洛山实力强劲的大前锋多的是,我这个在心态和觉悟上被黑子碾压的第六人就算再上场也给不了这个队伍多少帮助吧。

    听他这么说,旁边的三个无冠的表情变得有点尴尬。叶山小心翼翼地问道:“黛学长是不是还在生我们的气?”

    “怎么会呢。”黛难得露出一丝笑意,“我最得意的优点就是有自知之明。”

    他的语气依旧保持着平淡,却透着一股真诚:“其余四校和黑子对战的次数已经很多了,视线诱导对他们早就不如开始那般有效。如果你们想在六校联赛上打个翻身战的话就应该换下我。”

    可是……叶山不由得嗫嚅道。

    黛叹了口气,想不到他居然真的像一个前辈一样地去安慰学弟们。“赤司的判断是对的,你们的反应也是正常的,至于对不对得起我……不是突破火神得分了嘛,那我也不算太亏。”

    听到黛的安慰,其他人的脸色不仅没有好转反而显得更难过了,实渕甚至都捂着脸嘤嘤地哭起来。

    “喂……”黛无波的神色终于起了波澜,根古武直接冲上来按住黛的双肩大喊着:“真的非常对不起啊黛学长!!!”

    不要晃我啊你力气太大了好晕啊!

    都说了没怪你们啦快放手啊!

    “黛学长。”

    听到这声后黛无力地回头道,“这次轮到你了吗,赤司。”

    赤司抿了抿唇,垂在身畔的手不由得绞紧球服的衣摆。很少见他有这种类似紧张动作的黛不免有些好奇。但是他不会催着赤司说话,只是静静地等着他开口。实渕他们也安静下来,默默地走到赤司背后。

    他们四个人由赤司在前无冠在后和黛面对面。

    哇这是要干嘛,四对一嘛?无论是道歉还是打球还是打架我都承受不住诶!

    话说回啦他们四个现在苦着一张脸对我毕恭毕敬还挺有前辈面子的。

    赤司真的挺小只的,亏他是个衣食无忧的小少爷……难道他不爱喝牛奶?

    林檎的番外要出了,不知道那个中二女王还出不出场,其实她还挺可爱的。

    ……

    …………你们倒是说话呀。

    哎……

    “要是说不出来不用太勉强。”黛难得放柔了语气,“你只要按着你的步调做事就可以了。”

    “我……我想向黛学长郑重地纠正一件事。”赤司终于开口了,他说的很慢,努力地想让聆听的人感受到他的真诚,“黛学长不是新型第六人,也不是黑子的替代品……你是洛山的大前锋,是首发的第五名球员。”说完后,他的嘴就像蚌壳一样紧紧闭起,眼皮半垂着,不敢看他的高三学长。身后的三个高二更像哑了似的一声不吭。

    黛听后神色回到了先前的扑克脸,语气也变回了往常的凉薄冷淡的调子:“说完了?”

    赤司垂着眼眸,挺翘的羽睫轻轻颤了颤。

    实渕那对少女般的眸子瞬间滴下来大滴的眼泪,叶山也瘪着嘴红着眼眶,根古武自暴自弃地耷拉着脑袋。

    “赤司,你不是能看到未来吗,我接下来做什么你知道吗?”黛见大家都不说话,就冷着调子开口了。

    听到询问的赤司抬起头,认真地把黛从头到尾地打量了一遍,然后说他不知道。

    黛学长的言行一直都和他所预设的不一样。

    他好像什么事都看得很通透很淡薄,似乎任何事都没办法在他心上留下痕迹。自由随性,随心而动,独来独往,让人抓都抓不住。

    黛在他那个偏执疯狂人格的利用下能在自己情绪崩溃的时候出言安慰,等自己想好好和这个前辈交流的时候,他却云淡风轻地说不用再有其他交集了。他来得从容,去的潇洒,冷眼观事,温柔待人。

    ——这和对事事执着,急功近利的他完全相反。

    黛他对洛山球队没有归属感,不过依着他们先前的态度,学长能有归属感才奇怪呢。

    因此他不知道自己的这份诚恳言论能不能留下黛,让这个淡薄的学长陪他们,陪他再好好渡过半年。

    在wc后他们四人对黛都抱有愧疚,诚凛还有其他学校温暖又充满热情的集体氛围让他们相形见绌。

    “我想补偿黛学长。”在高三引退后一次练习中叶山闷闷地说。“可是他来如影去如风就好像没来过似的。”实渕的神色也有点落寞,“只有在场上打球的时候意识到在死角已经没有传球和策应了才发现黛学长其实来过,也给我们带来深刻的影响。”

    “我在wc上那么挤兑他,他到最后都在尽责地给我传球。”根古武声音干涩,“黛他,真的是一个很好的人。”

    是的,他的确是一个很好的人。赤司不说话,默默地坐在一边。

    没有黛学长,他根本没办法在wc的决赛场上站到最后,也没办法恢复神智,让原本的人格再次回来。

    黛要是知道这群人在他离开的时候那么吹他估计都要傻眼。顺带着毒舌吐槽技能全开——什么高冷淡薄来去如风啊,你们这是对宅宅一无所知啊鱼唇的三次元人类!中二病和热血篮球笨蛋的设定我见得多啦我只是清楚自己的路人角色而已啊喂!

    但是他的面瘫脸似乎是赤司的克星,所以此刻面对神情漠然语调平淡的黛有些茫然无措。

    一向胜券在握悠然笃定的赤司此刻是真的紧张。

    可能是这种情绪对他来说太过陌生以至于他现在的反应真的挺符合他十六岁少年的年龄。

    赤司现在是样子的确青涩又可爱。

    “噗。”黛终于绷不住了。

    “诶?”赤司一双瞳孔都放大了,显得非常茫然。

    剩下的三个人也同样很茫然。

    浑身颜色都如他性子般淡淡的青年头回笑得那么感情充沛,鸽子灰的眼睛里印着赤司的倒影,给他的那双凉薄的双瞳带来一抹暖色。

    黛歪着脑袋,模样颇有点俏皮,只见他含笑道:“洛山第五人的称呼还不错啊,我挺喜欢的。”

    刹那间赤司觉得心如擂鼓,口干舌燥,身子还有些飘飘的。向来聪明的他敏感的意识到一个严峻的问题——

    他恋爱了。


写完后的感想:把高三的前辈们送上场谈恋爱了!

妈的怎么一个个都那么纯情,阅本无数的我居然写文是纯情派的

我觉得自己是一个ooc写手

 

 



评论 ( 8 )
热度 ( 80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