猥琐熊猫4号

孙唐党 宇智波攻党

© 猥琐熊猫4号 | Powered by LOFTER

西游狂想小段 六

终于把师父送回长安了!!

第一章 ,第二章 ,第三章 第四章, 第五章


   一切有为法,如梦幻泡影,如露亦如电,应作如是观。

   如是我闻。

   “佛祖,请指点迷津。”孙悟空从冰冷的石地上爬起,仔细的理好衣冠,他无暇管脸上干涸的泪迹,肃穆的朝如来佛祖跪下,将头重重地磕到地上。一下,两下,三下,灵鹫洞孤寂洞窟内回响着重重地撞地声。

    佛祖长叹一声:“只得随缘。”

    孙悟空深吸一口气,慢慢抬起身子,他说:“弟子明白,只是这佛骨交由俺老孙来剔。”

    “汝由他而生,他因汝而安,这佛骨就交由汝了。”

    孙悟空得了许可,就转身离开回到唐三藏房内。这和尚在欢好之后便被他施了个昏睡法,现在还安睡着,孙悟空捏了个法诀,将佛气汇聚到指尖,朝唐三藏的胸口重重地拍了下去。唐三藏的上方逐渐浮现出一朵金色的莲花,那金莲不过多久便徐徐绽放,从花心中吐出十颗金色浑圆的珠子,那珠子便是唐三藏的佛骨。

    十颗金珠,

    十截佛骨,

    十世修行,

    三百年修为一朝丧,还要洗净前尘,重回凡间。

    孙悟空心如刀割,却也毫无办法。佛说放下即自在,四大皆空,脱离苦海。可是他放不下,他本就是为了玄奘而生的,无有玄奘,他连存在的意义都没有了。十截佛骨光华闪耀,却刺得他双眼生疼。“师父,为成全你至诚功德,俺老孙要陷入魔障了。罢了,就让弟子送你最后一程吧。”

    如今孙悟空已修得正果金身,哪怕唐三藏的凡胎重于泰山也能够托起,他自嘲道这样的话,又何必凌云渡再受一劫?怀中的人没有回应,也不可能有回应。他飞至长安弘福寺地禅堂内,将唐三藏轻轻安放在卧榻上,就飞上屋顶,施了个托梦术,唤起其他和尚去迎接玄奘法师。

    “保重,俺老孙去也。”

 

 

 

    “玄奘法师,玄奘法师!”

    谁在吵我?不知道打扰别人睡觉是很不道德的吗?阿弥陀佛,佛祖保佑,你们再让我睡一会儿吧。

    “玄奘法师快醒醒,玄奘法师,玄奘法师!”

    敢情这还不依不饶了是吧!非让我起来不可!我暗自平复了一下自己的起床气,努力保证开口说话的时候语调温和,面目和善,毕竟说什么我也是个德高望重的法师,失了仪态就不好了。“列位师父唤玄奘有何要事啊。”我微笑地坐起身子,整理了衣衫,毕恭毕敬地问道。

    倒是围在我身边的僧人们一脸不可置信的样子,其中一个年龄小的憋不住话,就直接开口问道:“玄奘法师,你怎地突然回来了?”

    哈?你说啥?我不是一直都在寺里吗?“小师傅哪里话来?玄奘自取经回唐后,就一直待在禅房内,未曾离开,你这般问道,何也?”

    我说完这句话后,那群僧人的脸色变得像调色盘一样,说不出来的古怪,他们就用那种奇怪的目光一直盯着我,直看得我头皮发麻。你们瞅啥?有话直说啊,你们这样看的小僧我好怕怕啊。

    还是先前的那个小和尚开了口,果然是年纪小的人不大会装,说话比较心直口快,于是他就先问了:“玄奘法师,您前些日子里取经东归,将真经交托唐王陛下后,就化金光而去,我等皆以为法师功德圆满,立地成佛了,没承想法师会突然出现,还酣睡在禅堂内,这令我等僧众惊讶万分,特来询问法师,愿法师莫怪。”

    你们是不是破戒喝酒了呀!不然怎么会白日做梦?我本是一个普普通通的和尚,就是取完了真经,那也还是个普普通通的和尚,还立地成佛,我有这个造化吗?就算真的能成佛,这一千多卷经书都还没翻译了,我敢走啊?

    我虽然想是这么想,但是话是这样讲的,还是得客客气气的说道:“许是列位记错了,贫僧着实未曾离开这间禅堂,而今经文尚未译,我又怎敢离开?许是南柯一梦。”

    “可是……”“你这未经事的小沙弥莫再开口!”那个小和尚还要继续问,他周遭的另一个大和尚直接打断他,那大和尚合掌向我施礼:“小沙弥年幼不懂事,口无遮拦,还请法师莫怪。既然法师言之凿凿未曾离开,那我等便不再生疑,权当是一场神迹。此外尚有一事,还请法师容禀。”

    “大师莫要拘礼,直说便罢。”

    “陛下曾下旨,若见法师,请至太极宫甘露殿一叙。”

    ……你这和尚也太没眼色了吧!皇帝宣召你居然拖拖拉拉到现在才说!要是去晚了,我的命都没了!

    我匆匆站起,对着旁边的小沙弥说:“备好衣物,我要沐浴更衣,觐见陛下。”

    小沙弥道了声是就退下了,其他和尚见我如此说,也纷纷拜退,稍后有两个头陀提了热水帮我把水桶装满,拉上屏风后,也退出去了。我刺溜地把自己扒光,愉快地蹦到水桶里。

    “呜哇,爽!”泡热水澡真是人世一大幸事啊!咦?奇怪?我身上怎么有那么多红点?天呐,居然屁股上也有!是不是卧榻上长臭虫了?可是这也不痒啊难道是湿疹?真不知道这是什么病,要是过两天,这红点再不消掉的话,我就去请大夫来看看。

    虽然泡热水澡是很舒服,可是皇帝召见不得延误,也容不得我慢悠悠地泡在水里,我就爽了那么一小会儿,也只能灰溜溜的爬起来穿衣服。说起来,我这弘福寺离太极宫有一段距离,而太极宫内的甘露殿,更是皇帝的寝宫,居于宫内深处受层层保护,若有宣召至甘露殿的人,务必要接受各个关卡的严格审查。思及此处,我也无心再逗留,备马匆匆赶往甘露殿。

    ……果不其然,这个审核真是要命。我就是一个和尚!身上除了袈裟就是佛珠,你们是不是还要把我的佛珠劈开来看看藏没藏暗器才放心啊!好了好了这佛珠给你我不要了行吧!真是,要是我徒弟在,那就是皇家御辇把我抬进去,才不会遭这种罪呢!等等,我好像没有徒弟有这么大本事啊,我在想什么呢,果然是觉没睡好头还有点晕,才会这样胡想八想的。

    到了甘露殿外,朝着在外面伺候的公公行礼,“烦请公公通报一声,弘福寺玄奘到了。”

    那公公应了一声就进去了,不多时,他又退出来,说是陛下招我进去。我跟着公公进到殿内。唐王陛下悠闲地倚靠在龙榻上,正自得地把玩着一条来自西域的织物。

    我毕恭毕敬的,非常诚恳而且庄重的跪下,把额头顶到地上,行了个大礼,“贫僧唐三藏叩见陛下,陛下万岁万岁万万岁。”

    “哎呀!御弟,你来见我何须行如此大礼呀!快快请起,快快请起!”唐王一脸惜才爱贤的样子叫我免礼。屁啦,真要我免礼的话,我跪的时候你怎么不拦我,跪完了才仿佛看到我似的,算了算了你是皇帝你最大,名声面子都是你的我也不和你抢。

    “不知陛下传唤贫僧,有何要事?”不管怎么说,还是先明白皇帝陛下的意思比较好。

    唐王对那个织品似乎非常爱不释手,他脸虽然看着我,但是抚弄手上东西的动作,却丝毫没有停歇。“啊,无甚要事,只是想和御弟闲聊一番。”

    皇帝这话连鬼都不信。闲聊?闲聊要来甘露殿?但是皇帝这种生物是不能吐槽的,一旦吐槽就得要命,所以我还是选择维持人设,安静如鸡地站在那里,眼观鼻,鼻观心,敌不动,我不动,敌动,我再动,总之不乱动。反正作为一个学佛这么多年的和尚,我的耐心还是非常好的。

    “咳哼。”果然是唐王先憋不住了,他随意的问了一句,道:“难得见你孤身一人,你身边那猢狲呢?”

    “什么猢狲?”我一脸茫然,不知道陛下为什么这么问。

    唐王的表情也很奇怪,他反问道:“你不是在西天路上收了一个猢狲吗?”

    哇,这个槽我都不知道怎么吐,好好的取个经,我为什么要收个猢狲?我又不是卖杂耍的!嗯,兴许是陛下听错了也说不定,猢狲,猢狲……哦,原来是这样。

    “莫不是陛下把胡僧错当猢狲?贫僧这一路西去东归,皆是独来独往,未曾收过胡僧做弟子。”

    “诶?可传闻说你有个聪明机敏神通广大的猢狲弟子也是假的喽?”唐王又问。

    为什么陛下你总要问一些我从来没有听说过的事?而且这些事听上去很迷呀!敢情我收了一个猴子精当徒弟?这种传奇话本里的事情你个一国之君都会信?可是这种话又不能说,也只好老老实实地回答,“陛下,贫僧是有个大徒弟,名唤辩机。聪明机敏倒是不假,可也谈不上神通广大。他五岁出家,很早便拜入我门下,是个实打实的唐朝和尚,也不是什么胡僧呐。”

    “果真如此?”

    “确实如此。”老大,你千里迢迢把我叫过来,就是为了问这种无聊的事?

    “这个,寡人其实有事想要拜托御弟。”,唐王终于把手上的织品放下,“寡人看了你的通关文牒,知晓御弟这一路上经历了西方诸国。听说西方佛国与我大唐的风俗地理俱不相同,寡人很是好奇啊,想请御弟写一篇游记,了却这桩心愿。”

 

 

 

 

 

 

    西天大雷音寺五圣殿此刻非常的吵,明明应该是清心寡欲坐在莲台上的神佛菩萨,却叽叽喳喳的闹个不停。

    “他忘记我了!他居然敢忘记我!不行,我要下凡去找他。”斗战胜佛孙悟空此刻非常暴躁。

    “又不止忘记你一个,我和老沙他也没提呀!”猪八戒淡定地扣扣鼻子,“刚回来就吵吵吵,谁叫你要剃他的佛骨,谁叫你这么大事都不和我们商量一声,现在在这吵吵嚷嚷的有什么用啊。”

    孙悟空回头怒瞪:“呆子,别以为成佛了我就不敢打你!信不信俺老孙不把你揍得桃花开,你就不知道花儿为什么这样红!”

    沙僧赶紧扑上去拦住:“大师兄息怒,大师兄息怒啊!那呆子口无遮拦又不是一天两天的事了,此刻还是师父的事要紧。二师兄啊,你就莫再惹大师兄了。”

    猪八戒无所谓的耸耸肩,“再急也没用啊,现在师父是凡人,咱们是神佛,你想陪他,那你就去剃佛骨啊,剃了佛骨没了法力,没了记忆,看你拿什么去保他?”

    “老子什么时候说要剃佛骨?孙爷爷我不剃佛骨照样下凡!”孙悟空暴怒。

    “行啊,你厉害,到时候三界追杀不说,说不定还连累了师父。”猪八戒悠悠地回答。

    “你!”
    沙僧现在头痛的一塌糊涂,不过沙和尚这个人啊就算遇到再急躁的情况,都能很冷静的分析问题:“这次二师兄说的没错,为仙为佛,都不可私自下凡。除非云头显圣,或者化身暗访,仅此二方,别无他法。”

    孙悟空看着玄光镜里那个傻呆呆的和尚心急如焚,突然间,他似乎想到了什么,眼睛忽地一亮,然后扭头缓步走向在一边装死的小白龙。

    “菩萨~八部天龙广力菩萨~小和尚这厢有礼。”

    小白龙病中垂死惊坐起,吓得浑身的鳞片都竖起来:“大师兄,有话直说,不要这样,你这样小弟很害怕啊。”

    孙悟空露出一副善良真挚的微笑,亲切的揽过小白龙的肩膀:“小师弟呀,大哥平时待你怎么样?”

    小白龙的龙鳞都差点抖掉:“大师兄对小弟,自是恩重如山呐。”

    孙悟空笑的更加温暖了:“既然如此,大哥有事,你这做小弟的,自是要帮的对不对?”

    小白龙:QAQ

 

    西天如来佛祖修炼之地的大雪山灵鹫洞内,来了一位极为罕见的访客。

    佛祖道:“阿弥陀佛。”

    那人亦道:“无量天尊。”

    佛祖问道:“难乎?”

    那人亦问道:“劫乎?”

    佛祖笑道:“是渡。”

    那人亦笑道:“是缘。”

    佛祖道:“许是造化。”

    那人道:“许是天数。”

    菩提本无树,明镜亦非台。

    本来无一物,何处惹尘埃。

    大雪山山顶,一株苍翠挺拔的菩提树迎风而笑。

——tbc

-----------------------------------------------------------------

各位观众姥爷,行行好给点评论吧

评论 ( 25 )
热度 ( 56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