猥琐熊猫4号

孙唐党 宇智波攻党

© 猥琐熊猫4号 | Powered by LOFTER

孙唐短文 东边来了个唐和尚

脑洞:如果孙悟空不是唐僧徒弟而是西天路上的大妖怪的话……

 

没有大纲,瞎几把乱写,ooc是我的

 

 

    “悟能,悟净,我观此处山势险峻,恐有妖魔啊。”长老勒马,神色颇有些慌张,在山脚下止步不前,低头询问着帮他牵马挑担的两个徒弟。也勿怪长老如此惧怕,只因这山实在不凡,绵延百里,山深树古,又有无数奇花异草,珍禽神兽。不远处还传来隆隆水声,长老又道:“水声如雷,应是有个极汹涌的瀑布,这般险山恶水,如何没有妖魔?我等该如何过山呢?”

    八戒委屈地一拱嘴,将手松了牵着的缰绳,“如何能办,还是得硬闯。莫不是你要取经,何人要闯虎穴!”长老听八戒如此一说,也面露哀戚:“我身负王命,需取得真经,救我东土百姓。也晓得这一路山高水长,妖狠魔毒,因而菩萨派得你俩护我西去。哪曾想,你这呆子却又抱怨,还辱我志诚,也忒惫懒。”

    沙僧见师父师兄都有不悦,便出来打个圆场,“哥哥莫在怨了,这山终是得过的,我等只求尽心保护师父也就是了。”

    他们三个在这里说话,却被巡山的小妖悉数看在眼里。那妖怪心思一动,暗自思道这是件送上门的好事,便匆匆回禀大王。

    孙悟空在这里为妖已有五百多年了,他当年大闹天宫,与如来佛祖打赌输了后就自回此处为怪。因他本领高强,又生性凶狠暴戾,所以此山的七十二洞妖魔皆归顺于他,而且方圆百里内无人敢越雷池一步,也因如此,这妖王便越觉得无趣。

    这日,孙悟空正斜躺在王座上吃酒,忽听得小妖来报:“大王大王!买卖来了!”

    猴王一挺身,蹲立在宝座上,问道:“有什么买卖你速速说来!”那小妖躬身答道:“回大王,山下来了三个和尚。”“和尚?”孙悟空眉毛一挑,继续问道:“是什么样的和尚?”小妖道:“那些和尚倒也奇怪,丑的极丑,俊的极俊。那两个丑的,一个长嘴大耳,恍若野彘,一个赤发靛脸,宛如修罗。倒是那个俊的,唇红齿白,美眉明目,倒是个标致俏丽的小沙弥。”

    孙悟空听罢,只觉得这般形容甚是耳熟,他思及前些日子有其他妖王与自己言谈时,提及有东来的几个僧人,不由得放声大笑:“好买卖,果真是好买卖!想来那和尚是东土的唐三藏,闻他是十世修行的好人,吃上他一块肉就能长生不老!孩儿们,俺老孙就去把这和尚抓来。”

    只见孙悟空,纵身一跃,就跳出洞口往山下飞去。唐僧师徒只见狂风大作,乌云压顶。忽的玄奘只觉得自己被人抱起,耳畔传来猖狂的笑声:“唐三藏已经被我捉得,你们这俩野秃还不束手就擒!”八戒听见师父被捉不禁气极,破口骂道:“哪里来的泼猴头,也敢抓你猪爷爷的师父!”沙僧也横着降魔宝杖跟着骂道:“你这腌臜野怪,勿要用那脏爪污了我师,快快放开,不然沙爷爷一杖就劈你狗命!”

    孙悟空听见八戒,沙僧这般骂,不怒反笑,撤出一只手,拔了几根毫毛便张口就吹,只见毫毛化成无数猴兵,将那两人团团围住,步步逼杀。“孙外公教教你俩这不知事的蠢东西何为祸从口出。”

    就在八戒,沙僧命悬一线之时,孙悟空忽听得怀中传来一声哭求:“大王!莫伤他们性命!”他低头一瞧,正是那被自己抓住的唐三藏在求情。那俏和尚,肤若凝脂,目似点漆,滚泪如珠,这猴王本该是铁石心肠,谁知一瞧见唐僧哭了,变慌了手脚。可他好歹也是堂堂妖王,虽不晓得自己何故心慌,面上却不动声色,只是朗声道:“收手,孩儿们将这两人押回后山仔细看管。”随即便抱起唐僧飞回洞府。

    一阵云来雾去后,唐僧觉得自己被人放在了地上,就张开双眼从地上爬起打量着周围。这是一座清幽石洞,洞内的桌椅碗盆,香炉器皿俱是石头做的,正前方是一个石头雕成的宝座,宝座两边刻着对联,唐僧咪起眼,读着联上的文字:“花果山福地,水帘洞洞天。”

    “不错,此处的水帘洞正是俺老孙的府邸。”身后突然传来声音,吓得和尚打了个激灵。孙悟空施施然的绕过唐僧走到宝座上坐下,他撑着下巴,饶有兴趣的盯着下面怕得瑟瑟发抖的人问道:“你就是唐僧?”

    那和尚低头悄自吞了吞口水,道:“普天下姓唐的僧人千千万,在大唐学佛的释子亦不少,不知大王要找哪个唐僧?”

    孙悟空见这和尚反应挺快,存了与他耍弄的心思:“世间唐僧千千万万,可西天求经的只有一个。”

    “……”和尚噎了一下,头上冷汗直流,“那应该是小僧了。”只见他扇子般的羽睫轻颤,双眼又流出泪来:“大王!小僧一介凡僧历千山万水到此处,只为去往西天取经,愿大王开恩,放我师徒三人过山吧。”说罢就弯身要跪。

    瞧见唐僧要跪,孙悟空只觉得眼皮猛地一跳,他心下一悸,脱口一句高喝:“莫跪!”唬得那长老站也不是,跪也不是,只得呆呆发愣。非是他心慈手软,只是不知为何,在那唐僧要跪之时,脑中宛如有惊雷,似是有欺师灭祖般的大不敬使得他下意识地制止此举。

    他干咳了两下,窜到唐僧眼前,强装凶狠:“我闻得这东土的圣僧是十世修得的好人,吃你一口肉就能长生不老。我现在抓你就是要吃的,你也无需跪我也无需哭,乖乖认命也就是了。”说罢便将那和尚提起,往后山走去。这后山中有一潭灵泉,灵泉水清澈温热,还能滋养身子。孙悟空将唐僧掷入水中,也跟着跳了下去,捞起湿漉漉的和尚就要扒他衣裳,边扒边嚷道:“看我好好将你洗刷干净,等你养得再好些,就扔锅里炖了当下酒菜吃。”

    唐僧戚戚然呼救道:“悟能,悟净,快来救我啊。”猴王听这和尚提别人名字,突然肝火涌起,恼怒地喝道:“你喊他们作甚,他们现儿自身都难保,又怎会来救你,与其求别人,倒不如来求我,许是我一时心软就不吃你哩。”

    “求你?我如何求你?你跪又不让我跪,哭又叫我莫哭,还将我扔池子洗刷。大王若真要放了贫僧,还请指一条明路。”

    长老的衣服被扒到一半,白嫩的身子露出不少,惹得猴王口干眼热。想来也是奇怪,孙悟空是石猴化身,铁石做的心肠,无心无性,无情无欲,从未对男女之事动过心思。谁曾想,一遇到这和尚就莫名其妙地起了念头。他红着脸转过身子,强笑道:“像你这种白脸和尚,细娇娇的一张皮,嫩刮刮的一身肉,有什么能耐去取经。向来是伺候皇帝伺候的好,枕边风一吹就许你出来了。”孙悟空的脸涨得更红了,所幸他背对着也无人瞧见,“俺大人有大量,也不介意你先前的事。你从了我,我也好好待你,也强过你跋山涉水苦赴西天。”

    他心猿意马地等着和尚的回复,没成想等了好一会儿都未听见声响,就转身去一探究竟,只瞧见那唐僧披着湿哒哒的衣服,蹑手蹑脚地爬出池子往外面逃,顿时伸长手臂把人抓回池子拖到眼前,怒道:“你这和尚怎的敢跑!”

    唐僧朝天翻了个白眼答道:“你这妖王好不讲道理,一来你与我是敌非友,我自然是逃得。二来你都在侮辱我清白了,与其听着干生气还不如趁此机会溜之大吉。”

    孙悟空又羞又怒,耳朵根都泛着赤色,他嚷道:“没成想你这般面善的和尚也有如此多的心机。”“我是个和尚,既不是愚人也不是迂人,”唐僧的白眼都快翻上了天:“有生路不寻,岂非糟蹋了造化。”

    “你怎的这般贪生怕死!再者说我又不是非吃你不可。想我堂堂齐天大圣,早已与日月同庚,天地同寿。也不消吃你的唐僧肉。”猴子说到这里稍微顿了一下,一双金色的兽眼左右瞄着,再后,仿若下定决心般地继续说:“实话同你说,俺老孙自初见你,就觉得欢喜。你若肯留下,当个压寨夫人,自然逍遥一生,若不,哼哼,你也莫想出我这水帘洞!”

    说完,孙悟空凶相毕露:火眼金睛乍现,獠牙尽出,浑身妖气翻腾在那威逼着唐三藏。

    而唐三藏却好似有点懵,他喃喃问道:“大王,许是你眼神不好,小僧着实是个男子……”他看到妖王锐利的视线扫过自己平坦的胸膛后就收了声,接着话锋一转道:“以大王之威,自是有无数俊美的妖精仙人倾心,又何苦要为难我这个出家人。我与大王相识不过片刻,只怕是大王错爱了。”

    猴王突然张口说道:“俺姓孙,名悟空,人称美猴王,又自封齐天大圣,习得一身通天本领,有七十二般变化,还有一个筋斗云,一个筋斗,便可翻十万八千里。闹过龙宫抢过东海的定海神针。下至森罗殿,烧毁生死簿,至此超脱六道不入轮回。上闹天宫,偷桃盗丹,十万天兵天将都奈何不了我,后被二郎显圣梅山六兄弟以及太上老君联手擒拿,刀劈斧砍雷电火烧都不能伤我半毫,遂被老君投入八卦炉中,煅烧七七四十九日,不仅无恙反倒练成一双火眼金睛。后如来佛祖与俺老孙赌斗,俺老孙输了,便回到这花果山,自立为王,至此已有五百余年了。”

    “大王你这般说是何意呀?”唐僧听了孙悟空这般介绍,不禁问道。“你说的在理,我俩认识不过片刻所以俺现在就向你说一下自己,这样你也能安心的做我夫人。”孙悟空一本正经地答道,“你若想说你自己便说说,不说我也能去地府查得明白。”

    唐长老恨不得以头抢地,只是他现在被孙悟空逼到池边,躲也无处躲,只觉得那猴王的气息越来越近,他慌张抬头,赶忙按住对方要亲下来的嘴,急急说道:“纵使你与我有情,可我尚未对你有意啊。即便是两情相悦,这要拜堂成亲,也需得上拜天地下跪高堂。我是佛门弟子,自是拜了佛祖为师。俗语有云,一日为师终身为父,这要拜得高堂,你我得同到灵山求得佛祖做主。何况大王你私自定了终生,也要向双亲师长通禀一声才行啊。”

    孙悟空哈哈大笑:“我知你这和尚在想什么,不消你多费心机。这样吧,我保你上西天,也让你瞧瞧我的真心真意。”眼见唐僧还有犹疑,他向空中虚抓一把,喊一声“来!”就有两个东西从洞外飞到他掌中。“这是我从南海观音处得来的宝贝。”孙悟空的手上是一个箍和一张纸,“这纸上的字是樊文,俺也不识得,只晓得它叫定心真言,又唤做紧箍咒。”他将只教给唐僧,又举起那个箍说道:“这个箍叫做金刚箍,见肉生根,除了西天如来无人能将它除下。这个金刚箍和紧箍咒相配,一旦念动此咒,金刚箍就会收紧,勒得戴箍人头痛难挨,纵使铜头铁骨也吃它不消。”

    说完便对着一脸震惊的唐三藏微微一笑,将箍儿缓缓戴头上,“此心已予,无可悔矣。”

    “……你是我这路上见的最蠢的妖了。”

    戴着箍儿的猴子在僧人滴泪的眼角轻轻啄着:“莫要哭了,收拾收拾上路吧,我还盼着到灵山娶你呢。”

    

    

    

    #就算没被压五行山还是死心塌地戴金箍陪唐僧上路呢哦呵呵这就是命#

求评论啊!!!!!


评论 ( 40 )
热度 ( 113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