猥琐熊猫4号

孙唐党 宇智波攻党

© 猥琐熊猫4号 | Powered by LOFTER

西游狂想小段 肆

下次开始是周更  因为俺要开学了orz(妈的大学开学这么早是几个意思几个意思!)

往前走请戳:第三篇

           他他他怎么哭了!诶你别哭啊什么情况啊亲,起来说话成不成,诶这鼻涕眼泪怎么还蹭到我衣摆上了?我慌张地弯下身子,安抚般地顺着他头上的毛,连声哄道:“无来由的,你哭甚。若是让别人听去了,笑你齐天大圣斗战神佛这般脓包怎的是好。”说完,还悄悄去拽他抱在我腿上的胳膊。

           哎呀这人怎么还越箍越紧了?

           “笑去,就随他去笑,若是敢笑,俺便去打他狗腿,点他的哈哈穴,就叫他笑得七孔是血,五脏都抽了筋,”悟空哭的有点打嗝了,断断续续的嚷道,“又不是头遭哭了,丢了面子里子有什么所谓的,只求师父莫要在气徒儿了。”

           “我何时生你气!”看他哭成这样我也有点急,这一急倒是自己也两眼冒泪花。“我计较着是你恨我,想来与你做个结果,有谁知倒是你在我这处哭了!”

           这眼泪一掉啊,带着智商也飞了,脑子还滑了丝,我也有点止不住了,心里话也抖了出来,“就知你憎我怒我,莫不是有那箍儿,你定是早早用那哭丧棒打杀了我,而今这经也取了,箍儿也退了,你要待灵山便待灵山,要回洞府便回洞府。你在这里哭我,不过就是怕我弃了你,丢了你孙英雄的名头!”

           我哭的越来越响,嘴巴像是刹不住车似得:“我便立个字据,只道是我这痴愚的和尚拖累了你,非是我弃了你,却是我担不起你!你已然成了功果证了道行,也不消勉强自己与我对着平添不痛快。我回唐译我佛经,入我的轮回,你在三界乐的逍遥有何不好!”

           悟空在我说话的时候就抬起了头,此刻便呆愣楞地看着我哭,也不言语,只是这眼泪珠子却掉得更凶。他吸吸鼻子,喉头哽咽了一下,胡乱地拭了拭湿漉漉的脸面,半晌才带着厚厚的鼻音委委屈屈地道:“不曾想,师父竟是这样看我的。”他松开手站起,拉着哭唧唧的我往房里走再按着我坐在榻上。随后他也跟着坐下,喃喃地问道:“师父就这般厌我吗?可我又做错了什么让师父你起了这般的心思。”

           我听他这么问,反倒奇了,也问道:“不是你恨我吗?”

           他沉默了一会儿,缓缓答道:“许是恨的。”

           我垂下了眼帘,道:“定是恨的。”

           悟空也没看我,湿红的两眼空洞地看着前面,过了一会儿才又发声:“撇去恨,师父还能看见啥子?”

           “佛祖说你有心结,心结不除,恐生魔障。”

           他低声笑了笑,整个人看上去有点悲凉。

           我不晓得怎么安慰他,只得继续往下说,“是三毒八苦。”

           他嗯了一声,接着我的话说道:“生老病死,求不得,爱别离,怨憎会,五蕴皆苦。师父觉得我是何苦呢?”说完,悟空转过头,静静地看着我,就如同先前的受封大典一般。

           “自那六耳举棍打我,我便心下了然。”我抬头与他对视,“世间无有六耳,唯有二心。只道是西天路远,须得你保护,你既愿取回一个自由之身,那么这师徒倒也做得。”

           “菩萨与俺开的条件师父倒是清楚。师父清楚俺老孙心怀嗔恨,那何故这一路又对我如此上心?俺不过是一个打手罢了。”孙悟空对我的回答,也不说什么,却吐出一句疑问。

           我抿了抿唇,将目光从他脸上移开:“与有亏欠。”

           “罢了……”那猴子长叹一声,“师父这般觉得,那就这般吧。只求师父莫要轮回。”

           我有些疑惑,既然你怨我,憎我,恨我,厌我,却又为何不许我离开,我刚要张口问他,谁知他自己就张口了,“我同师父你说个故事吧,年岁离现在约莫有百年,也有一和尚路过我那五行山,也不知是误打误撞还是怎地,他竟也揭得起如来压帖,将老孙我放将出来。出来后才知晓原来是个十多岁的娃子,那娃子逢灾遇险,我便出手助他,随后也生了些事,这一来二去也就熟识了,我便同他当了六七载的忘年交。师父你可知为何仅有六七年吗?”

           我嘴角一抽,听着这故事莫名耳熟:“恐生变故。”

           孙悟空哈哈一笑:“因为那和尚愚哉!愚不可及哉!他闻西方有食人水怪,妄渡此怪,竟仿佛陀割肉喂鹰以身饲之!我好言相劝,他不识我好心,一意孤行,更劝我莫伤此怪,否则便是死了也不得超脱!这和尚殁后,佛祖便来劝我回山等待机缘,此番时节俺曾问过佛祖,那呆和尚可有成佛?这水怪可有向善?果不其然得知不过是场空罢了!现如今那蠢僧还在俗世轮回吧,若是当年未亡,凭他那造化,定是早入极乐了。”

           听他这么说,我感到自己的膝盖隐隐作痛,恍然间那猴头掰过我的脸,凑上来打量,“隔得时间久了,俺也忘了那蠢僧的模样,现在思量起来,好似与师父有些相像。”

           我慌得捏紧了拳头,目光左右游移着。他凑得更近了,鼻息都可以喷到脸上,紧接着亮起的火眼金睛简直要看穿我的神魂。

           “是你!”他爆喝一声,手上的力气蓦地加重,我的下颌被他捏地嘎吱作响。我疼得喊都喊不出,浑身上下止不住地瑟瑟发抖。随即他的手往下一移,又掐住了我的脖子,把我掼摁在榻上,我清晰地感受到尖利的爪子缓缓地从指甲里长出来,又一点点地刺进脖子里。

           孙悟空翻身跨坐在我身上,恨声道:“师父真是好本事啊,这同行十四载都不知道这原是故人来了。这如来坐下金蝉子是你,殷丞相孙儿也是你,这东土法师陈玄奘是你,这李世民御弟唐三藏还是你,何曾想到这百年前的金山寺江流僧竟也仍是你!”

           他狞笑着俯下身,用额头抵着我的脑门,带着血腥般的味道嘶哑地呢喃道:“你不是猜得俺老孙恨你么,那俺就就得折了您的手脚,封了您神魂,将您锁在水帘洞里深不见光的石窟中,让你永生不得轮回,万载不得超脱可好?”

           他空着的一只手凭空变出一把散着寒光的小弯刀来,又一把擦着我的耳朵钉在木榻上,“师父既然想回大唐译经,甚至不惜要剃佛骨,倒不如留在弟子这儿。想来师父能有舍身饲怪的勇气,亦有入轮回而渡世的宏远,那给徒儿我泄恨,自然也是使得的。不是要解我心结吗?不是又恐我入魔吗?

           那就莫要离开,渡不得我,却要渡别人,妄想啊。”

           

---------------TBC


评论 ( 9 )
热度 ( 42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