猥琐熊猫4号

孙唐党 宇智波攻党

© 猥琐熊猫4号 | Powered by LOFTER

西游狂想小段 叁

是的我终于填坑了,对不起党对不起人民我要去自尽谢罪orz

第一篇  第二篇

我明天再更一章,开学后争取周更orz


“悟空啊,我正同至佛说事,你又何故来打扰。”我头疼地按了按额角,你说着猴都多大岁数了怎么还老插嘴。“佛祖莫要理他,请应允弟子回唐译经。”

           “陈袆!!!!!!!!”

           我的天哪这个猴头居然直呼我本名!虽然已经成佛了,这金箍也退了,按理说我俩也是平级了,可你先前还情深意切地说着一日为师终生为父,现在又咋咋呼呼地连名带姓吼我本名,你什么意思?存心和我过不去是不是?再说我哪里招你惹你了?

           喝呀!好气哦!

           冷静冷静,陈玄奘你听着你虽然要去剔佛骨了但是你目前也是个成了佛的好和尚,要维持一尊佛的尊严,勿动嗔怒阿弥陀佛!

           暗自深吸两口气保持自己的面部平和语调平静,抬头去看孙悟空:“我此番回唐,译经传道,弘我佛法之能,解众生于苦海,岂非是山高之福缘,海深之善庆。你又有何缘由要阻我广施善恩?”

           “缘由!你倒是能问缘由!”那猴子似是气急了,反倒笑将起来,尖利的獠牙在嘴角若影若现地露着,“俺老孙自五行山出来,便是尽心尽力护师父你西来,降妖除魔,开路化斋,吃得多少劳苦都不曾生出退意。又数次从魔口中将你救出,往来奔波于九天地狱,好容易到了西天,证了功果,却说是要回去译那佛经!”他说道此处不由得绷劲了下巴,獠牙露的更多了,似是带着些许恨意,“这天上地下,三界神佛,五方魔怪,那个不知俺孙行者保唐僧西天取经。你如今若是上不了莲台,那我老孙这十数年来的辛苦岂不成了天大的笑话,我这一路呕心沥血也就白白徒劳了!”

           他说完就气得拂袖离去了。我被他吼得有点懵,毕竟这一路上他还惧着我的紧箍儿咒,虽说是时常阴阳怪气地挤兑我,可这当面的,带着勃然的怒意诘问倒是头一遭。

           好……好吓人。

           我感到额前一片滑腻才惊觉自己在愤怒的孙悟空面前骇得一头冷汗。我也是经历过九九八十一难的人了,可饶是见过无数的凶丑魔怪,说实话也都不及这猴头半分。

           “那猴儿若说恨汝莫若说是怜汝。”佛祖并未喝止孙悟空对我的无理,只是静静地俯看着,直到他离去才悠悠地出声,“虽是嘴上凶些但他无甚私念,只是不忍见你重回人间苦海罢了。”

           思及他走开时的怒样,我不由得低头去用手指研磨衣摆上的布料,低声叹道:“许是怜我又非是怜我,只是这恨,倒是真儿。”

           佛曰:“许是心结。”

           “哈……”我轻笑出声,“也算不得心结,一早便知了。”      

佛又曰:“解铃换需系铃人。”

           “弟子着实无有心结。”

           “是他非汝。”大佛朝那身影消失的方向看了一眼。

           “……”他也会有心结?我咽了咽口水,对于孙悟空这般的人物,我从来没有信心能劝服他,于是又问道,“非解不可?”

           大佛亦叹了口气:“佛魔一念。”

“……何结要解?”

“无非三毒八苦。”佛陀双掌合十,颂一声佛号“阿弥陀佛!”

人有三毒,是谓:贪、嗔、痴。

世有八苦,生老病死、求不得、爱别离、怨憎会、五蕴皆苦。

三界都知道孙悟空乃天地所生日月所养的灵敏石猴,后来又不知从哪里习得避死延生的法术,还勾去了生死簿,至此超脱六道不入轮回。一个超凡脱俗的石猴有七情六欲?不仅有七情六欲还会被三毒八苦所困?真的假的这怎么可能!我撸一把自己的光头,刚刚被猴子吓住了,现在智商还没有上线让我好好捋一捋。

既然如来佛祖说有三毒八苦,那就定是有三毒八苦。何况又对我说是解铃还需系铃人,那么看来问题是出在我身上……啧啧……这贪欲和痴念,悟空肯定是没有的,许是嗔怒……定是嗔怒!哎呀我怎么那么机智哈哈哈!那猴子恨谁还不好猜嘛,当然是我嘛!

……orz这么一想觉得自己好悲剧。

不急不急还有八苦,生老病死——猴子肯定没有,这些pass。嗯,求不得和爱别离?那猴子根本不近女色嘛,也没有也没有。剩下一个怨憎会和五蕴皆苦……怎么看都是怨憎会的可能性极高。

怨憎会,《大涅槃记》里的解释是“所不爱者而共聚也。”换句话说就是:老子看你超不爽的还不得不和你朝夕相对互相伤害简直辣眼睛。

……

…………

我痛苦地捂脸,我能怎么办啊我也很绝望啊,果然我还是早点剃佛骨早点回去,他走他的阳关道我过我的独木桥这样比较自在吧!可是孙悟空这个猴头表现出的情绪也不像要我回去的样子啊!

所以说要怎么办!!!怎么办!!你这个猴怎么这么矫情啊!要去要留你说个准啊!爹啊娘啊!你们在天有灵能不能点醒孩儿!

突然间我脑子里灵光一闪,悟空先前说的那句话冒了出来:“你如今若是上不了莲台,那我老孙这十数年来的辛苦岂不成了天大的笑话,我这一路呕心沥血也就白白徒劳了!”

啊!

原来是这样!悟空是担心遭三界嗤笑,所做努力功归一篑啊!

好说嘛,这个很好解决嘛!

想通后我顿时觉得身上轻松不少,四肢百骸都仿佛通了气。我抬起头,端庄严肃地朝佛祖叩拜:“弟子悟了。”

佛陀嘴角微微翘着,似笑非笑地答曰:“真悟了便好。”

总觉得佛祖这话里透着玄机,不过他讲话一直都很玄机,于是我也不愿多想,就继续说道:“斗战胜佛之事,弟子会去劝说,只是回唐译经此事弟子心意已决,请佛祖降旨。”

“既如此,汝便去吧。”

“是,弟子告退。”

我出了大殿,就去行宫寻孙悟空。兜兜转转依着标识走了一会儿,便寻到了我们师徒的住处。佛祖也是贴心啊,把咱们师徒几个的住处都安置地挺近啊……怎么悟空房间灯没亮我房间灯倒是闪得晃眼?

我默默地推开房门,就看到原本坐在榻上的悟空咻第一下跳了起来,惊慌失措地看着我。他先前的凶相已经不见了,取而代之的是宛如要被抛弃的孩子般地惊恐。

我晃晃脑袋,让自己理智回笼,轻咳了一声,张口欲唤他的名字,谁知他旋风一样冲到我的跟前,然后猛地跪下,还死死抱着我的双腿,带着哭腔哀告道:“弟子知错了,弟子不该对师父无理的,害师父受惊真是罪该万死,只是一时情难自控,如今悔不当初,万望师父息怒,饶弟子这回,莫要赶弟子走啊!”

什……什么情况?怎么和说好的不一样?

喵喵喵???(黑人问号.jpg)

---------------我是遥远之前西天路上的分界线---------------------

沙僧铺着薄毯,悄声地询问八戒:“你说这哥哥又惹恼师父哩,许是这闷火要憋个三四天,可苦了我俩,怕是要波及受气了。”

八戒自在地往地下一趟,拿枯草稍微搭了个窝铺,回了沙僧话:“莫急莫急,咱大师兄怎会真舍得让师父置气。”

果真不消半盏茶的功夫,那个叱咤天地的齐天大圣就端着钵盂死皮赖脸地凑到唐长老面前哄他宝贝师父吃斋,还温声软语地劝师父消气。

沙僧非常惊奇,不由得赞道:“二哥你此番真是神了。”
           那八戒只是拱了拱他的猪嘴,摆了个顺心的躺姿就合上了眼:“无他,只是个怂猴头罢了。”


评论 ( 14 )
热度 ( 39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