猥琐熊猫4号

孙唐党 宇智波攻党

© 猥琐熊猫4号 | Powered by LOFTER

西游狂想小段【贰】悟空x三藏

     受封已经结束,诸位佛祖菩萨也架起祥云回自己的道场。雷音寺大殿中仅剩我曾今的师徒四人在大殿等佛祖安排行宫。

    佛祖对我们说早在观音尊者向西方寻取经人时,便着手命人开始修建行宫,等候我们功成正果坐享极乐。

    净坛使者暗搓搓挪到我身边撞了我一下,悄悄说道,“佛祖真真是个疼人的师父,早早替师父你打点好安排住处哩。”斗战胜佛立刻把净坛揪开:“你这呆子,莫要对师父瞎嘀咕。再者说了,那佛祖若是对师父好,怎会忒小心眼将师父贬入凡尘受着十世之苦!”

    他的声音虽然不大,但佛祖必然是听见了。我有点尴尬,吾师如来佛祖虽然表面看上去比较富态和蔼,但毕竟万佛之尊这么被人当着面嚼舌根怕会不满。胜佛刚刚成就功果,这种举措怕是不当。

    我偷偷抬眼瞄我的老师,发现他反倒乐呵呵地看着胜佛:“孙斗战此言差异,岂不闻‘教不严,师之惰’?吾严待旃檀正是视他为大材,俗语亦有云‘爱之深而责之为切’孙斗战汝亦时常受金蝉苛责,如何不明吾这番苦心?“

    老师啊三字经是宋代成书您这句引用好穿越啊!算了佛祖通查上下千年之事,这种小bug就无视他,现在最关键的是胜佛亮着那双炯炯有神的火眼金睛,眼神中的”当真“二字都快要实体化了喂!要不要那么激动!大佛您当年是我徒弟啊这不理所当然嘛这一脸又惊又喜是怎么回事!

    他这样看着我只让我更加羞惭,果真是平日里对他过严,当下也越发尴尬,只得答道:”胜佛万不可责怪佛祖, 实属旃檀昔日愚钝不识佛法奥妙,又智昏眼拙性情刁钻,劳胜佛受累。二位尊者如此夸赞,着实过誉。“

    我刚说完,不仅胜佛突然变了脸,大惊失色地看着我,就连净坛和罗汉,看我都像见了鬼一样。……怎么了我到底说什么了一个个对着我的表情那么古怪。

    呆了一阵,罗汉先反应过来笑道:”师父这变化忒大,若是往常,依着师父当年的性子,定是指着大哥的鼻子大骂‘你这猢狲怎可如此对佛祖无理!’如今如此客气谦让反倒让我等大吃一惊,更别提大哥了,哥哥想必此时定是不知所措吧。”

    胜佛也立刻接道:“是如此啊,师父平时训俺老孙训得惯了,现今客气起来反显生分,徒儿一时着实难以接受,还是莫要这般,照旧即可!照旧即可!”

    胜佛你抖M吗?我沉默了一下,再一次对自己昔年虐待徒弟的行为做了深刻的自我批评。然后斟酌了下语句对胜佛说道:“胜佛此言差矣,昔年你是我徒弟,而今你与我同证功果,自是不可与当日同语。”

    胜佛紧接着回答我:“师父哪里话来,正所谓’一日为师,终身为父‘,更论我与你少说也有十四年师徒情分,又怎是成了佛就能没的?师父如今功成正果不仍对佛祖自称弟子,跟何况俺老孙!莫说俺,相比八戒沙僧二位师弟也是如此的。“净坛罗汉连连附和:”是如此!是如此!“

    那猴子的一颗七巧玲珑心果真不愧为天地所育千载罕见,这西行一路上我就说不过他,现在我重塑金身灵性全回也依旧说不过他。讲不感动,那是假的,尽管表面上可能看上去面沉似水,其实心底早就哭化了。啊……不对现在不是感动的时候我还有要紧的事要做。

    我抬头看着那个饶有兴趣一脸八卦瞅着我们师徒互动的大佛合掌一拜:”禀佛祖,弟子有事相求。“

    ”旃檀直说无妨。“

    ”此乃弟子个人之事,只是说来话长。“

    ”那猪净坛并沙罗汉就先回行宫休息,孙斗战留下,若有事也好来帮衬你师父。“

    然后悟能和悟净就勾肩搭背的去行宫休息了,悟空径自走到殿上的柱子旁,双臂交叉环抱在胸前,向后一靠将背靠在柱子上。于是我朝佛祖跪下,重重地磕了三个响头,对佛祖请求道:”昔日承蒙太宗皇帝赏识,将西天取经这莫大的功劳交付于弟子,并屈龙尊与弟子结拜为兄弟,盖因太宗深知我佛佛法无边,大乘佛法三藏能超亡者升天,能度难人脱苦,能修无量寿身,能作无来无去。唐王亦对弟子云,若能取回真经望弟子能开坛讲经,超亡魂于阿鼻,解众生于苦海。今虽已将三藏真经共计五千零四十八卷悉数传入东土,但经文皆为天竺文字,恐我东土僧人不识我佛门至宝。弟子不才,仅剩精通梵文之能,原佛祖慈悲,让弟子去大唐翻译经卷,弘扬佛法已报陛下之恩!“语毕,再次将头磕在地上。

    ”旃檀啊……“我听到上面传来佛祖一声叹息,我不言语,依旧俯身在地。

   “汝原是吾之二徒金蝉长老,应轻慢佛法被贬下界历练三百余年,苦修十世,以证佛法。十世之修乃是我沙门十波罗蜜也,华言到彼岸,谓菩萨修此十法,化度众生,超生死海,到涅盘岸也。汝离开长安,直至回缴金旨,共计五千零四十八天,即和一藏之数,亦符昔日白马驼经之计。历九九八十一难,全九九归真之功。方得证大道,超脱苦海,喜登极乐。

    汝若要再入凡尘,只可云头显圣,亦或化身暗访。反之,则需剔去佛骨,重堕凡胎。此番若堕,十世之修,九九之难,一藏之劫则悉数被破,重登西方可能再无机会。”

    我几乎没有任何迟疑地回答道:“观音尊者曾言,渡尽众生,方证菩提。地藏王菩萨亦云,地狱不空,誓不成佛。弟子不才,尤愿放弃果位,去解脱东土芸芸众生!“

    ”善哉。“

    ”不善哉!“旁边突然冲出来一声暴喝。对这个声音不能再熟悉的我只好无奈抬头:”悟空啊,不得无礼。“

    他猛地冲过来,一不管是不是在佛祖面前就朝我噼噼啪啪地一顿暴喝:”什么无礼不无礼的,你要剃劳什子佛骨!你那大唐皇帝是许你多大的好处,给你多大的恩惠让你给他这般卖命!得证功果这是多不容易,岂是你说不要就不要的!再说那唐王,不过是希望全他性命保他帝位罢了,何须你这般牺牲!我与你说,你这果位有一半是俺老孙保的,要让俺十四年心血毁于一旦,不可能!“

    ……我突然觉得金箍撤了其实也不是件好事

——TBC

    

评论 ( 23 )
热度 ( 58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