猥琐熊猫4号

孙唐党 宇智波攻党

© 猥琐熊猫4号 | Powered by LOFTER

西游狂想小段 悟空×三藏

脑洞大的堵不住,自己动手写文

前期基于《西游记》和《大慈恩寺三藏法师传》

玄奘视角,尽量不ooc

后期转生梗有,《大圣归来》梗有

cp孙悟空×玄奘

我是玄奘脑残粉,西游记死忠粉,讨厌唐僧者慎入

    大雷音寺果真不同凡响,金碧辉煌余烟袅袅,梵音更是不绝于耳。西方佛地真是个好地方啊,跳出三界外不在五行中,无悲无愁无忧无虑不生不灭不老不死。佛祖菩萨各个莲台高坐,唠嗑唠到沧海桑田海枯石烂,闲得发慌时和小伙伴们约好cosplay一下到四大部洲到处调戏百姓卖卖安利。金刚韦陀瞪着眼睛举着凶器在殿前玩着谁是木头人,喂喂喂不要那么凶神恶煞地盯着小僧,小僧胆子小不禁吓得。 

    “唐玄奘。”

   殿上中央那尊大佛突然开口了: 

    贫僧恭恭敬敬双手合十朝大佛五体投地:

    “弟子在。”

    “圣僧,汝前世原是我之二徒,名唤金蝉子。因为汝不听说法,轻慢我之大教,故贬汝之真灵,转生东土。今喜皈依,秉我迦持;又乘吾教,取去真经,甚有功果,加升大职正果,汝为旃檀功德佛。”
    
     语毕,诸佛之间赫然显出一朵莲台,想当然那是我的莲座。朝佛祖叩拜后登上莲座,不禁有种恍惚感,忆我当年一不小心顶个嘴就被踢下去三百余年在那是非海中托生,于口舌场中遭劫,如今经历五个甲子后重登昔日莲座,不由得心生喟叹:哎呀不愧是我的莲花宝座在地下室放了三百多年还那么香气扑鼻。
   
     此时我的大徒弟正跪在中间受封。那猴子自五行山下跟我起就信誓旦旦干劲十足地和我说保你上西天不仅可以将功赎罪还能功成正果,让我不要随便瞎跑好好在马上待着别给他乱加工作量。可事实上就算我待着不动也要被妖怪拖走,于是每次被抓都看着他一路跑上跑下变来变去从清晨打到黄昏从夜半忙到鸡鸣,累得要死要活不说还要一边安抚着我一边向各路神仙道谢。如今我灾消难满,他也功成名就如愿以偿,消弭了那大闹天宫的罪愆,沿途斩妖除魔施云布雨救得一路黎明百姓,得到他们盖庙立祀供奉香火流芳百世。多好啊,纵然千百年后世人淡忘了我玄奘,只留下一个唐僧模糊的影子,他们也终将记得我有个通天入地无所不能的大徒弟孙悟空!徒儿终于修成正果了做师父的不由得感动地泪眼婆娑,我看到佛祖在高台上拈花一笑,对我那即将正果的徒儿说道:
     
     “ 孙悟空,汝因大闹天宫,吾以甚深法力,压在五行山下。幸天灾满足,归于释教;且喜汝隐恶扬善,在途中炼魔降怪有功,全终全始,加升大职正果,汝为斗战胜佛 。”
     
     眼见那猴子直挺挺跪在那里面对佛祖的分封也没什么表示,急的我不由得暗暗冒了冷汗:诶呦我的悟空啊这可是大雷音寺受佛祖加封正果啊你这是突然耍哪门子性子。
     
     须臾,他开口答道:“谢佛祖。”我那徒儿对着佛祖叩了一个头表示感谢后就径自走向我身边冒出的莲台。那猴子跳上莲台后也不说话就扭过头来默默地盯着我,我被他那双通天彻地洞察妖魔的火眼金睛这么直勾勾地瞅着有些不自在,正要开口时他又把头转过去看向大殿依次受封的师弟。于是我刚想出口的一句话就那么硬生生地憋回去了,错过了开口时机,我也不好再去问他,一来是时机已过再者就是他现在与我同成了佛后便不再是我的徒弟了我也不好冒昧问他失了礼数。
     
     虽然心中有些许得不自在,不过在悟能悟净小白龙依次成正果的喜悦下,这小小的烦恼瞬间抛至脑后。我那最小的徒儿随着佛祖指引走向化龙池,在诸佛的祝祷下褪去了毛皮,长出了鳞角,四蹄化作利爪,浑身上下银光闪闪瑞气千条,猛地从池中越出盘旋在高大华丽的擎天华表上,张牙舞爪威风凛凛。

    昔年被困在鹰愁涧哀哀低吟叫天不应叫地不灵的可怜龙子,屈尊化马驮着我这肉体凡胎的愚僧,苦历一十四载寒暑,遍经穷山恶水虎口魔窟,今朝化龙成圣,贵为八部天龙广力菩萨高居华表俯瞰众生,那些对我小徒爱理不理的水族龙王们,如今轮到他们高攀不起了嘿嘿嘿。

    “师父。”站在我旁的斗战胜佛突然唤我。
     “胜佛何事?”
     “师父,此时我已成佛,与你一般,莫成还戴金箍儿,你还念什么紧箍咒儿掯勒我?趁早儿念个松箍儿咒,脱下来,打得粉碎,切莫叫那什么菩萨再去捉弄他人。”斗战胜佛拉着我的手说道。
     看来胜佛着实对那金箍以及贫僧的痴愚恨之入骨。我一笑对他答道:“ 当时只为你难管,故以此法制之。今已成佛,自然去矣,岂有还在你头上之理?你试摸摸看。 ”

    他伸手摸去,果真摸不着那金箍,乐得喜不自胜手舞足蹈。我见他开心得左蹦右跳心中也是大喜,同时也不免心生愧疚,毕竟我那箍儿扼其天性,限其自由,断他退却之念,更添他无妄之灾。说实话当初以那金箍强行成就这师徒之缘我其实是拒绝的。像我这样自由的随性的和尚并不喜欢强迫别人正所谓命里有时终须有,命里无时莫强求,更何况斗战胜佛成圣之前曾经号称自己是三界内最自由的小精灵,如此自由自在的小精灵被我套着多不好!阿弥陀佛。

      不过当时菩萨cos大妈来找我唠嗑:“玄奘,你那新收的弟子安在?”

    菩萨啊你简直哪壶不开提哪壶,我朝天翻了个白眼:“弟子前日里是收得一个徒弟,他性泼凶顽,是我说了他几句,尚未展开说讲,他便恼了,遂渺然而去。”

    菩萨一副居委调节大妈的模样狠拍了我两下:“无事,他会回来的。”

    强迫别人多不好我可是个自由的和尚,揉了揉拍疼的肩膀答道:“一切随缘,不可强求。”

    “你与他前缘未了,今缘未尽。他终得回来。”

    “前缘不过孽缘,何不放下。既前缘以渺,就照此解脱,今缘未起,何故强安?不过徒增烦恼。”

    菩萨那慈目善目的微笑更加浓厚,“金蝉长老似有所惧?”

    哎呀大慈大悲救苦救难的南海观世音菩萨你要不要那么八卦!我咳了两声:“缘起缘灭自有定数,九世逢灾乃金蝉求法之证,何足惧哉!况乎孙悟空本不愿受着清修之苦跋涉之累,我释门怎可强人所难,加之他已受这五百年山压困苦,惩已施毕果以偿还,就换他自由之身吧。”

    “金蝉哪里话来,西天路上路途艰辛,又有妖魔阻拦你如今肉体凡胎如何能到达雷音面见佛祖?”

    “贫僧不惧艰险,坎坷何惧?又为人低调,妖魔何来?”

    “诶~贫僧从西方到此寻你之时,一路之上曾与各路妖魔攀谈,亦夸起师兄你求佛志坚十世修炼,如今更是血肉发肤无一不是至宝,凡人若尝可以起死人肉白骨,鬼怪若啖则能长生不老白日飞仙!”

    “你这是坑我!”此时也顾不上拽文了我顿时暴跳如雷,“谣言转发五百是要判刑的!”

    “师兄啊,听闻你那大徒弟神通广大,上能摘星揽月,下能捉蛟伏龙,又有七十二般变化……”

    “等等等我知道了,是你狠算我输了就带他去西天行了吧!”我打断他的喋喋不休,“好了好了你可以走了,四大部洲还等着你救苦救难呢!”朝他挥挥手准备请这尊大神离开。

    “师兄莫急,我有一物想要赠予师兄。”说着菩萨从袖子里掏出一顶金丝花帽并示意我去接。

    保我上西天已是辛苦非常又何必桎梏加身?“此举恐是不妥……”

    菩萨敛容道“我沙门最忌杀生,加上西天之路魔障重重,此金箍戴在他头上,由你管教他,一来压他杀性二来断其后路。”我正要开口辩驳,菩萨又道:“你若不愿,我就将前世之事尽数告知,让他知晓你就是那曾有恩与他的小童!”

        我头好痛,我想静静,别问我静静是谁:”何必如此……。“

    ”以昔年之情困之,或者以今朝之力束之,请师兄就此抉择!“

    于是我接过了那顶花帽。

    虽然以力强缚易遭怨怼,但以情为名,搭笼造牢……实在太过卑鄙。

    我看着胜佛为解脱金箍喜不自胜,心中也颇为感动。

    金箍褪去,你我师徒至此缘尽。

    善哉善哉。

——TBC

     
     

评论 ( 33 )
热度 ( 77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