猥琐熊猫4号

孙唐党 宇智波攻党

© 猥琐熊猫4号 | Powered by LOFTER

【宇智波x火影】守护神 三 宇智波佐助和宇智波泉奈

文案

听说宇智波一族的人会有守护神,但不是所有的宇智波都会有守护神的,除非……

宇智波们化身蛇精病,村长们成为宇智波的守护神。

火影转世梗

基友组有前世记忆表示要守护今生的机油一辈子。

Ps:我是宇智波攻党CP洁癖严重不拆不逆

目录:

一有个家族叫宇智波

二宇智波专属的守护神

本章佐鸣泉扉专场。


    忍村最后还是被遣散了,不过在宇智波佐助的舍命恳求下,忍者们在融入普通人生活的时候并没有受到太多的刁难。他们有的改名有的换姓,为了不在普通人面前显示出过人的力量而遭到排挤和忌惮,还被强制切断了查克拉的经络。

    当然了,要存续了几百年的忍者们下这种决心是很困难的,在下达这个命令的时候反对声可以说是此起彼伏连绵不断,特别是那些天赋异禀的,或是努力修行的,一辈子累积的力量哪能说舍就舍了,一刹那间谩骂四起,矛头直指做出这个决定的忍联首领——木叶村的火影漩涡鸣人。拥有血继界限和世传秘术的组长们摒弃了村与村之间的隔阂与傲慢联名上书抗议,陈词激昂间痛心疾首地指责这个领导人是个软弱无能毫无血性的孬种。

    其他几个影气得要拍桌子,首当其冲的就是我爱罗。

    “没事的。”漩涡鸣人伸手示意我爱罗他们不必动怒,他低头仔细地审阅了一遍联名信上一排排带着血手印的名字,“你们认为凭借忍者异于常人的力量应该无所畏惧抗争到底吗?”

    “诚然,我们很强。”为首的抗议者斩钉截铁的回答。

    鸣人看着他们一脸无惧的模样痛苦地阖上了眼:“强,能比宇智波佐助强吗?”

    抗议者一愣,面面相觑。

    “强悍如佐助,都没有用地爆天星去砸大名府,反而献出了命和眼……此间的道理你们细想想也能明白吧。”

    漩涡鸣人又说:“初代目大人说过啊,所谓忍者啊,并不是指会忍术的人,而是为了实现目标而忍耐的人。我们的目标难道不是让在我们之后的人可以活在和平的未来当中吗?活下去,为了未来活下去,为了让孩子们活下去,忍耐着痛苦放弃力量才是一个令人敬仰的忍者所为啊。”

    漩涡鸣人不愧是漩涡鸣人,说服人的本事那是一等一的高,短短几句直戳别人软肋还叫人痛哭流涕心服口服。

    在说服了联名的抗议者之后,接下去的工作就顺利了不少。

    千手柱间花了数十年创立了忍村,千手扉间花了十数年建立了忍村制度。

    而漩涡鸣人只花了半年解散了忍村。

    “你们会怪我吗?”他站在火影楼的天台上仰望着火影岩。

    已经空荡荡的木叶村并没有多余的人出声回答他,只有风拂过古树,稀稀落落地吹洒了许多青葱的绿叶。一片叶片顺着风的轨迹飘落到鸣人的手心。

    “谢谢你们。”他虔诚地将那片树叶捂在自己的心口。

    金乌西坠,月兔东升。鸣人踏着月色来到了南贺川旁。这条见证无数因缘的河水一如古老的过去那般静静地波澜不惊地流淌着,任凭物是人非,无论时过境迁。时代的洪流卷走了能够叱咤风云的忍者,却带不走一条涓涓的细流。

    所以佐助才要葬在这里吧。他暗自想着,走到了那个隆起的坟包右边。

    宇智波佐助的坟包旁边有一个新挖的土坑,坑里安置着一个还没合上盖的空的木棺材。鸣人很自然地跳到那个棺材里,又很自然地躺了下去。他蓦然发现这个场景似乎似曾相识:头上是一轮皎洁的月和一望无际的夜幕,左边是同样安静地躺在地上的宇智波佐助。想到此处不禁有些感慨,当初说好要一起死结果却没死成,现在兜兜转转了二十年,自己和佐助还是葬一起了。

    “九喇嘛,走吧。”

    大狐狸倔强地把爪子盖在耳朵上表示自己什么都听不见。

    鸣人无奈地笑了笑:“咱们不是说好了嘛,等一切结束后,你帮我掩了坟就回自己的故乡,现在这个世道没了忍者和查克拉,再也不会有人来欺负你们了。”

    “老夫我也是看着你长大的,少说也是你这么多年的拍档,怎么可能说走就走啊!”九喇嘛有些急,一身橘红色的狐毛都要炸起来:“你才四十岁左右,人生才过了一半,就不能和其他村民一样安安心心地换个身份活下去呢?”

    鸣人叹了口气:“可是我想死。”

    九喇嘛默然。

    “自从佐助走后,我的心脏这里就空了大半。而今连村子都散了,我这剩下的半块儿心也没有了。”

    “我来的时候无父无母,走的时候无妻无子,能妥善安排好村民们的后路,我也就没有遗憾了。”

    躺在棺材里的男人默默地结了一个手印,结完印后他的腹腔突然出现一个乌压压的黑洞。九喇嘛感到有一股吸力在把他往外扯。看来是多说也无用了,九喇嘛心想,与其说服鸣人改变决心还不如好好地道个别。

    “只要你的查克拉一断,这棺盖和泥石就会盖到你身上。”大狐狸一边说这句话,一边用爪子在鸣人的周围刻了许多印记,他顿了顿,对着这个躺在自己棺材里还在眯起眼睛笑着的男人一字一句说的非常认真,“你有一个精彩的人生。”

    话音落下,巨大的九尾红狐仿佛红烟一般消失在了原地。

 

    这是尾兽第二次从身体里被拖出去了,虽然这次是自己亲手把九喇嘛拽走的。鸣人几乎可以清晰地感知到自己的生命泄了闸的水库一样以一种极快的速度在流逝。人在要死的时候往事就会像走马灯一样从眼前件件地浮现,他看到很多对他来说很重要的人,从伊鲁卡到自来也到双亲到卡卡西,最后停在了佐助的身影上。

    从南河川旁的暗自窃喜,到他奋不顾身地挡在自己面前,到牙咬切齿地在天台上大打出手,到决绝又悲哀的终结之谷。

    那个蓝衣服的男孩子的情绪显得很失控,俊俏的小脸都显得有些扭曲:“你倒底是什么啊!”

    对面的自己比这个男孩子还要失态,泪流满面地弓着背呲着呀咆哮道:

    “我们是朋友啊!”

    “我记得你有一个当火影的梦想。”三年后的他比十二岁的时候抽高了不少,穿着一件白色的和服,面无表情地将手搭在鸣人的肩上,嘴唇近乎挨在他的耳朵旁边:“有时间到处找我,还不如努力修炼……”

    “所以啊鸣人……我也会因为一时高兴杀了你哦。”

    鸣人记得自己回答地非常果断,在佐助抽刀的时候连眼皮都没眨一下:“连朋友都救不了的人有什么资格当火影。”

    佐助冷哼了一声把刀挥了上来。

    三年后的第一次重逢,他差点赏给他一刀子,第二次重逢的时候他又给了他一记千鸟。

    “对你来说我是什么啊!”佐助当时的精神状态非常不稳定,整个人都有些歇斯底里的,用过天照后在脸上留下的血迹就像是被苦难浸染过的泪痕。

    鸣人看着这样的佐助真的好心疼,他扯开嘴角,想用自己的一切去承受挚友被世道逼入黑暗的怒火。“我们是朋友啊。”鸣人笑得眉眼弯弯的。

    有那么一刹那,他觉得佐助是想哭的,在第二次倒在终结谷的时候他真的哭了出来。

    这个自尊心极强的少年哪怕是哭都哭的很倔强,背过头去连抽泣的声音都听不到。鸣人隐隐觉得这个泪水夹杂的不仅仅是感动或者发泄什么的,还有很强烈的委屈。

    可是鸣人猜不透佐助在委屈什么。

 

    “因为我们是朋友啊,吊车尾的。”

 

    鸣人因为力尽而半阖的眼睛突然睁开。他记起那个浑身是血的黑衣男人说出这句话后那个一闪而逝,似乎带着一点报复意味的笑容。

 

    “你到底是什么啊!”

    “对你来说我是什么啊!”

    “你为什么对我这么执着啊!”

    “对你来说朋友是什么啊!”

    “你凭什么说我们不会再对立啊!”

 

    在那段分道扬镳的日子里,他和佐助聚少离多,可是每次见面佐助都异常执着地质问他这个问题。当时自己的回答都是果断而又干脆的。

    十六岁的孤儿,分不清喜欢和喜欢的区别,他只觉得佐助很重要,所以他利落地答道佐助是他的好朋友。

    四十岁的木叶火影兼忍联首领就没有那么无知了。现在细想,佐助的一言一行,一举一动无一不透露着他对自己的心思。某一日佐助又接了一个s级的任务,鸣人送他一直到木叶的大门前,那个男人临走之前抬头看了一下夜空中发着银光的玉盘,轻笑了一声说道:“今夜月色真美啊。”1

    银纱一般的月光照在即将塌陷的土石上,随着旋涡鸣人查克拉的消失,九喇嘛的阵法开始启动,在棺材盖上的前一刻,他淌着泪望着旁边即将消失在视野里的坟包哽咽地道:

    “我,死而无憾。”2

 

 

 

    死而无憾个屁。

    鸣人眼角抽搐地看着蓝衣服的男孩子把门关上后就一脸扭曲地把成绩单恶狠狠地扔到地上。

    他本以为以前没爹没娘的自己已经很苦逼了,现在他觉得佐助说不定更惨——自尊心方面的。在从打娘胎起就当着佐助的背后灵(划掉)守护神到现在已经有十二年了,他对佐助的家庭情况包括他的心理状态简直了如指掌。

    当守护神是好啊终于可以理解宇智波家的脑回路了,再也不用担心一不小心就伤害到他们脆弱又敏感的玻璃心了——这是四位前村长现幽灵一致得出的结论。

    “可恶!”宇智波佐助气得把自己的拳头砸到枕头里,“我和哥哥到底还差多少啊!”

    差得可远了……鸣人在心里默默地吐槽,他算是见识到佐助是活在怎样一个光芒万丈的大哥的阴影下了。佐助是很聪明又有才气又有上进心又努力又能吃苦,搁在其他人家里简直就是要被捧在手心里的天之骄子,不然以前鸣人也不会那么崇拜佐助,把佐助当做自己的方向标。可惜他大哥更聪明——连稳重理性的二代火影看到五岁的宇智波鼬神色肃穆地研读时间简史的时候都楞得半天没缓过神来。

    “我本来以为镜家的止水已经很让人吃惊了,没想到这个更加……”千手扉间有点说不下去,最后叹了一声,“宇智波家的人才是多啊……只是这个佐助长大了估计要吃苦头了。”

    “扉间你怎么那么在意佐助啊。”千手柱间有点纳闷。

    扉间回答得很坦然:“因为他像泉奈啊。”

    柱间摇摇头:“我觉得他更像斑。”

    “……二位大人完全忽视了佐助是富岳先生的儿子呢。”

    “……卡卡西老师你吐槽吐得真好。”

 

    当然富岳先生也有这种烦恼,一来是大儿子着实太过出色,让他对着小儿子稍微有那么点,也就是一点点差强人意的感觉,二来嘛……

    “族长啊你不觉得小公子的容貌真的很像二当家吗?”

    “我觉得小公子瞪人时候的表情和气场更像大当家诶。”

    够了啊喂那可是我儿子!!!我老婆肚子里出来的!!!

    话是这么说,可是每每看到佐助就让头疼的现任宇智波家主想起了突然消失并且经过整整十年都毫无音讯的两个超危险人物——宇智波斑和宇智波泉奈。这导致了这位可怜的家主兼父亲不太想面对自己的小儿子,毕竟就长相和性格来说鼬就不会让他回想起那么糟心的事实。(可怜的佐助orz)

    老天保佑啊斑大人泉奈大人你们千万不要搞事啊!富岳先生在心里哀嚎着。

    正所谓天若有情天亦老,老天要是开眼这个世上就没那么多悲剧了——斑大人和泉奈大人不搞事那是根本不可能的,更何况他们还是开了挂的。

    “那个叫佐助的真的很像我吗?”宇智波泉奈边说边给自己倒了一杯岩浆酒。

    扉间翻着土国的资料头都不抬一下:“佐助的照片不是早就给你了吗。”

    “可是我还是想亲自去见一次啊。”泉奈抿了一口酒,发出一声满足第喟叹,“我挑选土国就是因为这里独一无二的岩浆酒。”

    “真是肤浅的理由啊,”扉间把圈好的文件递到泉奈手里,“拿去吧肤浅的宇智波哟。”

    “辛苦你了刻薄的亡灵哟。”泉奈优哉地回嘴,手上讯速翻起文件。他的三勾玉在眼睛里滴溜溜地转的飞快,大概不消五分钟的时间一沓文件都被翻完了。

    他把文件一甩,闭起眼睛,把头靠在沙发上静静地消化着文件里的资料。

    扉间在一旁饶有兴致地撑着头打量他:“虽然看过很多回了,但是每次看都觉得写轮眼的拷贝功能真好用啊。”

    在消化文件的泉奈目前没办法搭他话,扉间也乐意一个人静静地待在旁边。上辈子因为立场和责任的缘故他对宇智波忌惮得不得了,但就个人来说他对宇智波还是很有兴趣的。毕竟这个家族出天才的频率是真的非常高,再者虽然这个种族容易偏激玻璃心,但是他们做事的能力和手段都雷厉风行狠辣果断。

    所以不甘居于人下吗?扉间心里暗自思忖,眼神往泉奈的脸上飘。哪怕是宇智波泉奈这样的笑起来如此和善可亲的人,内里的野心都大得能装天。

    “啧……风国的人相当抵触土国的东西,所以土国的岩钢在风国的生意很难做啊。”泉奈睁开眼睛,“风土两国都是能源大国,能把这两国的资源进行整合能带动新的科技和产业也说不定。”

    “可是这两国是世仇嘛。”

    “所以才头疼。”泉奈皱着眉头按了按太阳穴。

    扉间看他这样不由得嗤笑一声:“让你胃口大,一口气要吞风土两个大国。虽说这两国背后的主子是你,但这两国的百姓可是世仇。这人和人之间的恨意可不是一纸命令就能压下的。”

    泉奈对着扉间幸灾乐祸的语态挑了下眉毛,旋即不动声色地让这对红眼睛里的勾玉转了起来。等扉间乐完后,他才发现自己被写轮眼定住了。

    “笑啊,你再笑啊。”宇智波泉奈把脸凑到千手扉间那张气得咬牙的脸的边上。“我用二十年拿下两个大国的政权这么厉害的事你就不能夸一下我嘛,我才五十岁诶!”

    扉间愕然:“你五十了?”

    因为泉奈凑他凑得极近,他能看到对方内眼窝的深沟和眼角极淡的细纹。

    对啊,泉奈五十了。

    这辈子,泉奈能活到五十。

    原来不知不觉间他已经陪他活了两个二十四年还多。

    可是上辈子的泉奈,折在了二十四——折在他千手副族长千手扉间的手上。

    “喂,你怎么突然不说话?”泉奈伸手要抓扉间,在手穿过扉间肩膀的时候又记起他只是一个灵体,不由得啧了一声。

    扉间缓过神来,恢复了一张波澜不惊的神色:“没什么,只是没想到你这种人能活到五十。”

    “起止五十,我还要活到一百多岁呢。”泉奈笑道。

 

    好啊,我会陪你一起走过百年。

——tbc


1月色真美:大家都知道的老梗了就是来自夏目漱石翻译的“爱老虎油。”

2我死而无憾:经过酿总爸爸科普过的“爱老虎油,兔。”


    写在最后,个人觉得中年的佐助就是那种既然鸣人想要守护村子和忍界的话,他就会义无反顾地去帮助鸣人,支撑鸣人。《博人传》的漫画给佐助的定义是【支撑之影】,按照博人的描述就是支撑火影而活在黑暗里的人,我虽然不满《火影》拉郎的结局,但是对《博人传》里对佐助的定义非常喜欢。

    我希望鸣人能够明白佐助的心意,并且也能够明白自己的心意,希望他们能在一个和平的时代能有一个幸福的结局。

    泉奈和扉间的对立是因为战国时期种族的对立,但就个人而言,扉间应该是一个理性而且就事论事的人,所以我猜在抛弃立场的对立后,他本人对泉奈应该是挺欣赏的(毕竟从六岁互怼到二十四岁)。

    至于泉奈,由于原作描写得较少,一切都是根据公式书进行推断的,而且作为宇智波的二把手和斑一起站在宇智波的巅峰,与千手扉间成护角之势的泉奈无论是手段还是心智都应该不低(何况官方游戏里泉奈的单体武力值数值居然比斑爷还高orz)如果活着一定是一个很牛逼的大咖。就性格来说,依着岸本对称狂魔的性子来说应该是和扉间相反和斑爷互补的笑面虎(????)、戏精(????)一样的角色(大雾)。

    希望大家喜欢我的泉奈orz。



评论 ( 16 )
热度 ( 128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