猥琐熊猫4号

孙唐党 宇智波攻党

© 猥琐熊猫4号 | Powered by LOFTER

【宇智波x火影】守护神 二 宇智波专属的守护神

文案

听说宇智波一族的人会有守护神,但不是所有的宇智波都会有守护神的,除非……

宇智波三件套化身蛇精病机油三件套成为宇智波的守护神。

火影转世梗

基友组有前世记忆表示要守护今生的机油一辈子。

Ps:我是三件套攻党CP洁癖严重不拆不逆

Ps之ps听说吃十尾长身高,依据带土从175飙到182暗搓搓设计斑爷涨到186高大柱1公分~~

目录: 一有个家族叫宇智波

        “哈,你身边那个白毛小鬼看你意识到他欣喜得都快哭了。”

        “在哪里在哪里!”带土激动万分,“快告诉我怎么看到他,快告诉我快点快点!。”

        斑看着小鬼猴急失态的样子摆出一张嘲讽脸,“哼,臭小子,你知道写轮眼吗?”

        “谢什么眼?”

        “宇智波一族在忍者时代威慑群雄的本领,”斑闭上眼,随即猛地一睁,露出一对鲜红刺目的双眼,三只黑色的勾玉在其中缓缓旋转,“这就是写轮眼。”

        砰!

        砰!

        砰!

        在和写轮眼对视的刹那,带土突然觉得自己灵魂都要被这对诡异地不行的红眼睛吸进去了。有如潮水一般的悲哀翻江倒海地席卷了他的意识,与此同时,自己的眼睛也像是在回应宇智波斑的眼睛一样开始发热。

        “唔!”宇智波带土闷哼一声闭起眼睛,蜷缩起身子卧倒在地上。

        好难受,眼睛好难受,不仅眼睛难受,头和胸口也特别难受。举个例子来说就像是在斗牛场上撩牛不成反而被急红了眼的大野牛一角顶飞然后头朝下地砸到泥里,地上还留下一个人形大坑一样,不对,这样的描述也不一定恰当,因为单说是身体上的疼痛的话宇智波带土也不至于除了蜷缩抽搐还……

        还哭的泪流满面。

        【别哭啊……】

        带土在身心饱受痛苦的状态下听到了一个陌生的声音。明明痛地意志都要模糊了,可是那个声音却听得格外清晰。

        【带土,别哭啊。】

        这是一个很温柔也很悲伤的声音,神奇的是在听到这个后浑身的疼痛意外地消失了。带土挣扎着抬起头,本着老子痛成这样就是为了一睹芳容的顽强意志强行看一眼所谓的他的守护神。

        然后他那双刚开的红色写轮眼生无可恋地闭上了。

        妈的这个守护神居然戴面罩。

        斑睨了一眼晕在地上的后辈,凉凉地道:“把你家的傻小子叫起来,他昏在这里会让我很麻烦的。”

        带着面罩的守护神似乎很生气,带着些许质问的口气道:“斑先生,为什么要让带土开眼。”

        “我在这里呆了十年也有些腻味了,想出去干点什么事。”斑撇撇头,“总得要一个帮手。”

        “那也不是要带土开眼的理由!”戴面罩的守护神的声音陡然拔高。

        “可是他想要见你。”一直在旁边不出声的柱间发了话。不得不说这个黑长直的守护神看上去蠢萌了一点但是说话相当一针见血,这么一出声就让那个面罩守护神噎住了。

        宇智波斑倒是很受用柱间对他的维护,除了目光温柔缱绻,连嘴角都勾了起来。不错不错,不愧是我家的柱间。

        “虽然我同样也不希望斑开眼。”他家的柱间补了一句。

        斑勾起的嘴角抽了抽然后大声喝到:“旗木卡卡西你和你家带土给我从这里滚出去!千手柱间你过来我保证不打死你!”

 

        宇智波家数一数二的小天才觉得自己家有点不太对劲,最近爸爸总是一脸忧心忡忡地往后院跑,那个贤二的爱凑热闹的小叔叔也变得特别孤僻,不仅喜欢一个人待着有的时候还会自言自语。而且最关键,最重要的是,这个突然阴沉起来的小叔叔总是用一种意味深长的眼光盯着自己还在翻画册的宝贝弟弟。

        鼬瞧着爸爸对着电话急切地喊道:“泉奈先生!您真的不知道斑先生去哪里了吗?……请不要乱开玩笑……你们兄弟总是这么乱来大家才会……您在国外也请不要惹事,一切还会照旧的,没有什么比安稳的生活更重要!”

        富岳挂了电话后捂着头坐在沙发上。

        看样子是出了什么事,鼬暗自记下了爸爸在电话里提到的两个关键的人名后就悄悄地回了房间。在鼬关上房门的那一刻,对面房间的门悄无声息地打开了。宇智波带土张着一对鲜红的泛着幽光的眼睛面无表情的呢喃着:“看样子斑逃得挺顺利,你说是吧,卡卡西。”

        站在带土身后的面罩白发守护神默默地闭上了眼,“应该是的。”

        “应该?应该是什么意思?”带土回身把门关上然后一屁股坐在床上,对着卡卡西勾了勾手,“他又有写轮眼又有守护神还能出什么事。”

        卡卡西顺着带土勾手的方向爬到床上,沉默的抱着自己的膝盖。带土看到卡卡西这个样子哼笑一声,“怎么,你不赞同我的决定吗。”

        “不,你的意志就是我的意志,我只要你开心就好了。”

        “……”带土的那对红眼睛看向了自己身边的白发守护神,对着这样安静又温顺的少年他突然有点不自在。于是他转移话题:“真没想到佐助那个小娃娃也有守护神,而且这个守护神也是个小娃娃。”

        卡卡西笑了笑:“我们会和宿主一起长大一起老去一起消亡,能陪着你们度过一生就是我们的使命。”

        带土听卡卡西这样说不由得乐了,眉眼一弯似乎又恢复成了那个宇智波的小太阳:“这算哪门子的守护神,发小还差不多。”

        “不一样的。”

        不一样的。哪怕是发小,在不同的人生际遇下都可能会走向背道而驰甚至兵刃相向的地步。

        只要是个活人,为了活着都会和各色的人各色的事产生联系,萌生感情。人与人的交织,情与情的维系,带来的三观都不近相同。因为不同,所以才会有争执,在没有人让步的情况下,亲如发小般的情谊也会分崩离析。

        卡卡西依然记得四战时指着被自己捅穿胸口的宇智波带土,他嘶哑的嗓音就是被血泪浸泡过的绝望。

        我的心中早就什么都没有了,留下的只是风穴。

        这个世界是个地狱。

        思及此处的卡卡西忽然笑了,眯起来的眼睛就像一道弯弯的勾人的月牙,勾的一旁的红眼睛男孩子的脸成了个熟透的大番茄。

        ——我已经不再是活人了,这世界的一切都与我无关。

        ——而今的我只有你。

        ——我只为你。

        “哇卡卡西你怎么笑的那么恶心!”被无心撩到的带土不动声色地按了按砰砰直跳的胸口决定先发制人缓解尴尬。

        既然带土发话了那么一切以带土为准则的卡卡西只好张开那对月牙换上两只死鱼眼。

        “……咳咳,我家有的守护神就三个吗?”还真是明显的转移话题的风格呢。

        卡卡西摇摇头“还有一位。”

        带土扬眉:“谁?”

        卡卡西道:“斑先生的胞弟——宇智波泉奈先生。”

        带土啧了一声,脸上露出些许烦躁“泉奈这个人我也知道,富岳老大哥说过这是咱们的宇智波二当家,但是我从来没见过他。”他顿了顿,眉头皱起,那双猩红的眼睛透出了些许冷意,“他们说二当家在国外,可是根据斑爷的情况来看他们说不定是在扯谎。”

        “泉奈先生确实是在国外,斑先生和泉奈先生是被分开囚禁的。”卡卡西接着道,“大家甚至没胆子把他们两位安置在同一个国家内。”

        “呦呵,这么厉害。”带土有些诧异,“但如今二当家在国外可是孤立无援啊。”

        卡卡西一摊手:“没事的,撇开泉奈先生不说,他的守护神也是我们当中心思最缜密的一位。”他说道,“我反而比较担心鼬察觉到什么蛛丝马迹。”面对带土一脸的不以为然,卡卡西只好继续劝:“别看鼬年纪虽小,但是心智和眼界都远胜成年人。小瞧他你会吃大亏的。”随后在心底默默地补了一句【你们老中青三个大boss都被这个宇智波中的清流坑了一把好吗!】

        “行,既然是你说的,我自然会注意他。”带土指了指自己那对带着黑色勾玉的红眼睛。

        自从遇到宇智波斑并且开启写轮眼见着卡卡西这事已经过去了一个月,这一个月来所发生的种种都在撕裂着带土的三观。他发现他所爱的世界其实并没有他日常感觉到的那样美好,不是有句俗话说的好,叫什么距离产生美,又或是什么难得糊涂之类的。大概就是这种不知道不清楚才是最开心的,可惜带土开了眼。

        这双眼睛还真是魔性地要命,带土起先对于开眼带来的种种福利是又惊又喜,除了可以看到一个对他形影不离而且温顺乖巧体贴贤惠的同龄人模样的守(tong)护(yang)神(xi)不说,自己的学习能力也高了一大截,仿佛智商被解封了一样学啥会啥而且看书读报还能过目不忘,不过在守护神强烈恳求下,带土同学选择了低调。

        卡卡西依稀记得这个黑头发的男孩子眉毛似乎要翘到天上去的神情,牛气地冲着他摆摆手:“我这是怕打击他们,我跟你说啊所谓的天才都是玻璃心啊见不得别人超过他们的啧啧啧,小爷我就低调地积蓄实力到时候打他们一个措手不及嘿嘿嘿。”

        当时的卡卡西无比庆幸自己是带了面罩的,不然嘴边的苦笑是怎么也瞒不过去的。

        随后不满足课本上知识的带土如他所料地把手伸向了政治和商业。

        卡卡西痛苦地闭上了眼。

        大概不到三天的时间内带土就仿佛变了个人,不仅如此这期间他还频频往后院跑。“我看的没错,你和我果然是一类人。”这是宇智波斑对宇智波带土的评价,那对闪着红光的眼睛带着威压审视着眼前这个散发着冷意的少年郎。宇智波带土摊着一张脸张着同款的眼睛毫不退让地回瞪着。

        留下柱间和卡卡西这两个没有实体的时代遗物在旁边面面相觑。

        结果是斑先退让了,他收起那股吓人的气势,皮笑肉不笑地勾了勾嘴角:“你这小子还真的挺有种,敢直视我的人下场都不怎么令人愉快啊。”

        带土不为所动,单刀直入地问道:“接下去该怎么做。”

        “这个嘛……”斑环顾了一下困住自己的大宅子,笑道“咱俩得先从富岳的眼皮下逃出去。”

        从囚禁斑的后院离开的路上,带土一直都很沉默,直到快到宇智波主宅之时,他突然低声的说了一句话,那是一句卡卡西最为熟悉的话。

        “这个世界是虚假的。”

        本该是没有实体的卡卡西觉得自己出了一身的冷汗。

        后来他乘着带土睡觉的时机去找曾经的初代火影大人谈心,他们两人飘在高空,俯瞰着大地上的万家灯火。在这个与以往截然不同的时代中,在一个忍者早已被抛弃的世界里,他连宇智波的所作所为是否是正确的都说不上来。

        “作为守护神的我们是不需要三观的,可是……我真的很不安。我虽然理解带土,但是我真的怕他在做出一些伤害世界的行为……柱间大人您就不会……害怕斑先生重蹈覆辙吗?”卡卡西这副14岁少年的身姿在漆黑的夜空中显得格外的脆弱,随后他又唾弃一般地闭上眼,“我觉得说出这种话的自己既圣母又矫情。”

        曾经的忍者之神静静地听完了后辈的倾诉后没有立刻回答,只是目光深沉地眺望着这片被钢筋水泥森林覆盖的大地。千手柱间现在外表的年龄和斑一般大,看上去只是一个还未被岁月的风霜磨砺过的普通青年人,何况他还长着一张不谙世事的脸,但是这样的人安静下来却有一种古树高山般的厚重感。兴许这是灵魂的沧桑吧,卡卡西暗想。

        “我啊……曾经为了守护梦想手刃了友人。”柱间终于出声了,“因为我觉得我做的是对的,所以无论对方是朋友也好,兄弟也好,孩子也好,只要是伤害村子的都不能原谅。”

        “明明是斑给予了我创造村子的梦想可我却杀害了他。”说道此处的柱间下巴不由得绷紧,“斑说我这是本末倒置……我无法否认。”

        我也是一样的啊,柱间大人。卡卡西抬起自己曾经贯穿过带土的手,就算经过了漫长的岁月,这血液和肉块在手上划过的触感还清晰地烙在记忆里。

        “我不是一个好的影,直至我死,大规模的战争依旧还是爆发了,甚至还赔掉了我仅有的胞弟的性命;我也不是一个好的朋友,不仅不能理解至交的意图,甚至没有陪着他一起去死的觉悟。”

        千手柱间苦笑着:“所以我真的很敬佩漩涡鸣人。”

        “我真心觉得鸣人是可以带来忍界和平的人,毕竟他是那样的努力,而且追随他的人同样也是那么努力。”柱间道,“可是漩涡鸣人最后也失败了。”

        没有什么可以挡在历史的车轮前,忍界神话也好,预言之子也好,挡在车轮前的都会被时代的洪流无情地碾成粉末。当时代不需要忍者的时候,无论忍者还是忍村都会被仍进历史的垃圾桶,毕竟安安分分地躺在仓库里的核弹头比容易暴走的尾兽可爱而且杀伤力也强的多。想也知道一个可控的并且忠诚的军队和有着自治权又彼此紧密相连的忍村哪个更受大名和普通民众的喜爱。

        现今的忍村之于各国,就好比当年的宇智波一族之于木叶。

        漩涡鸣人纵使有心也是无可奈何。

        接收不到委托的村子日益凋敝,再加上还有来自国家的封锁。有的时候战争其实并不是最可怕的,在没水没粮没电的封锁下,那种慢慢被掐死的绝望才是真正的恐怖。即便如此漩涡鸣人也没有绝望。

        直到宇智波佐助的尸体成了压垮他最后的一根稻草。

        那个曾经扬言要发动世界性革命的男人为了挚友断臂后的剖白不惜四处奔走,佐助用命和大名做交易,要求放忍者们一条生路。代价是宇智波一族最后的也是最强的一对眼睛。

        就如同当年的宇智波止水。

        就如同当年的宇智波鼬。

        漩涡鸣人抱着濒死的佐助哭着问他为什么要这么做。

        从男人空洞的眼眶里汩汩留下的鲜血是比泪水更浓烈的思慕,他用最后的力气在抱着自己的金发男人的耳边吐出一句话。

        “因为你说我们是朋友啊,吊车尾的。”

——tbc

嘛……这章基本上把世界观补全了。

打滚求评论啊!!!!



评论 ( 32 )
热度 ( 155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