猥琐熊猫4号

孙唐党 宇智波攻党

© 猥琐熊猫4号 | Powered by LOFTER

守护神 一 有个家族叫宇智波

文案

听说宇智波一族的人会有守护神,但不是所有的宇智波都会有守护神的,除非……

宇智波三件套化身蛇精病机油三件套成为宇智波的守护神。

火影转世梗

基友组有前世记忆表示要守护今生的机油一辈子。

Ps:我是三件套攻党CP洁癖严重不拆不逆

Ps之ps听说吃十尾长身高,依据带土从175飙到182暗搓搓设计斑爷涨到186高大柱1公分~~

正文

        庭院深深几许,莫道何人知。宇智波一直是H市讳莫如深的话题,不仅因为这个家族显赫的地位,更与这个家族和这座城市悠久的历史息息相关。在史书的记载中H市这个火之国最古老的城市据说是在曾近的忍者时代中最为强大和辉煌的忍者村,而忍者,是被这个时代奉为传奇和禁忌。那是一种消失的力量,弱一点飞檐走壁日行千里,强一点呼风唤雨天地变色苍穹崩塌,这种神奇的力量被欲望加深的人们推崇渴望同时也深深地畏惧着。所谓宇智波,听说原先就是忍者,哪怕是时至今日他们身上还留着忍者的血,因而他们比普通人更为坚毅,比普通人更加冷酷,比普通人更加喜欢厮杀——哪怕从战场转战成商场。他们像忍者一样潜伏在暗处,屏息凝神地注视着他们盯梢的对象在不知不觉间露出马脚,然后无声无息地将他们拖入早已布置好的陷阱。所以宇智波家的人强大精明冷酷而且,深不可测。

        ——摘自《H市的传奇》

        “去他妈放屁!”宇智波带土喷了一脸的红豆糕怒砸鼠标,“卧槽又黑我大宇智波!”在一旁的小神童摆着任他天崩地裂我自岿然不动的淡定脸潇洒的躲过红豆糕屑的袭击抱着一脸茫然的弟弟离这个贤值过低的小叔叔远了点,“安心西楼欧吉桑,我只看看到了来自世界对宇智波满满的羡慕嫉妒恨,来佐助这是最后一块糕了别学你小叔叔糟蹋甜食来快点吃。”

        小小的佐助对鼬塞到嘴里的糕点颇有不满,拧着眉头把红豆糕又原封不动的吐出来。“诶……”鼬揉揉眉心“网上的传言有什么心塞的,宇智波的血统有多神秘高贵我是不知道,只是佐助不喜欢吃甜食啊这个宇智波最大的传统他居然没继承到才令我心塞。”

        带土看着对甜食避如蛇蝎的二侄子也纠结了一下,起身把佐助抱在怀里一边逗着一边向自家大侄子继续抱怨“可是他们这么讲好像宇智波的荣耀是先人攒的,现今的能力和地位都是靠血统轻易获得的,这不是抹杀我们这几辈所做的努力和贡献吗!而且又不是宇智波一出生就高智高武的就好比我到现在的这个程度是我从小努力拼命换来的,这样一种评价简直接受不能啊嗷嗷嗷嗷!”

        “哦。”鼬回的甚是简练然答道后补了一句,“我跳级手续批完了记得和我爸说一声,我先去睡了。”

        带土:“……”

        所以说大部分的宇智波还是自带高智高武的只是上苍唯负带土君呢~

        贴心的小侄子拍了拍贤二的吊车尾叔叔以表安慰。“佐助酱嘤嘤嘤嘤……”带土拿眼泪鼻涕蹭了小佐助一身。至此以后宇智波带土在宇智波佐助心里就是个大傻逼。咦?难道以前不是?不,以前只是傻逼而已。

        只是万万没想到这样一个虽然傻逼了一点但是阳光开朗仿佛宇智波家小太阳一般的叔叔会去触碰这个家族掩藏了十五年的禁忌,也让带土他自己还有佐助经历了一场别样的邂逅,也就是那时,带土才明白了宇智波这个血统的秘密。

        两年后的带土也到了十四岁,即使处于一个最为中二的年纪,这种乐天派还是积极勤奋好好学习天天向上。带土虽然仿佛没有继承宇智波的天分,但是他所付出的努力和坚持让他从一开始惨不忍睹的吊车尾爬上了年级前列。在拿到成绩表的那一刻宇智波富岳抱着娇妻美琴嚎啕大哭“二叔二婶啊我终不负你们所托你们可以含笑九泉了呜呜呜……”美琴一边替丈夫拭泪一边热泪盈眶:“是啊阿纳达,咱们的努力没有白费带土终于出息了!”

        带土:“……”

        感受到来自家族森森的恶意,宇智波·原·吊车尾在庭院里凄然地泪奔。“嘤嘤嘤嘤,都是宇智波的错都是这个腐朽的世界的错啊嘤嘤嘤嘤……”“呵呵”

        “马勒戈壁的谁他妈在笑!”

        “呵呵呵呵呵呵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卧槽……仿佛鬼魅一样的笑声把带土整个人都怔住了。吓醒的他警惕地抬眼戒备四周却发现这里竟然是一个他从来没有来过的地方。

        参天古树后的庭院被枯藤落叶所覆盖,在交错纵横的枯枝老树背后是一栋幽暗的古楼。古楼门上印着的偌大的宇智波家的团扇家徽上的红漆也斑斑驳驳脱落了不少,墙上的爬山虎密密麻麻,十几条枝条从墙绕道门上,仿佛将门死死地嵌在厚实的墙中,再加上一个诡异的三勾玉密码盘居于两扇门的正中间,整栋楼都散发着一股生人勿进的气场,而那飘忽的笑声就的的确确是从这门内传来的。宇智波带土咽了咽口水内心不由得暗自吐槽擦咧咱们家什么时候有这种鬼东西啊!虽然他一直是个好奇心旺盛的孩子奈何这笑声太瘆人一般人都受不住更何况享誉哭包盛名的这个精英家族中的吊车尾。于是带土一下子就怂了硬生生止住脚步准备往回走,可没想到他的脚步刚停那个奇怪的笑声也配合着他同步地停了。

        埃玛不要这样我好害怕啊QAQ!带土内心的小人蜷缩在一起都快哭化了,挤出最后一丝勇气呐喊“你谁啊你!干什么一个人躲在这里装鬼乱笑啊笑什么笑啊你笑得就和鬼一样缩在壳里装神弄鬼算什么英雄好汉有本事出来单挑啊来啊来啊我可是大名鼎鼎的宇智波一族的宇智波带土啊老子才不怕你!”

        吼完以后抱头蹲地瑟瑟发抖。

        “宇智波的小鬼啊……”那个声音终于说人话了。

        敢情不是鬼啊。带土长舒一口气,胆子也壮了壮,麻溜地从地上爬起来指着大门问道,“是啊我是宇智波的啊,你又是何方人物?”

        “想知道,就进来看啊。”

        “你说进来就进来你当我是……啊!”

        带土表示今天绝逼是出门没看黄历,不对这也没出门啊怎么在自家就中邪了呢。他眼睁睁地看着自己的身子不受控制地凌空跃起再飞一般地撞在密码盘上,好似被一只无形的大手拽着后颈扔了出去。

        血液因为撞击从鼻腔中涌出浇在了那黑色神秘的三勾玉上。黑色的三勾玉在沐浴鲜血之后颜色变得更加诡秘莫测,随后他自己的手不自觉地按了上去开始旋转。

        一圈两圈三圈

        再倒回来一圈两圈三圈

        三圈如三世,因果轮回循环往复,终究随着时间的流逝,一切烟消云散。

        伴着三勾玉的旋转他仿佛听到耳边有一声倾尽无奈的叹息,轻叹中夹杂着的哀伤让带土愣了愣。在震愣中只听到“咔”的一声,古楼的大门带着刺耳的隆隆声以及那封尘已久的岁月缓缓而开。

        揉了揉鼻子,带土到这个境地反而不怕了心想反正横也是死竖也是死倒不如进去一探究竟,这样不管发生什么好歹也落个明白。进门的一瞬间他只感觉到一个字——黑。此地杳杳冥冥伸手不见五指,外边虽然古树林立好歹也是艳阳高照,谁知这个楼竟是一点光都不透。

        “喂,我进来了,还流了一地的血,现在你总该告诉我你是谁了吧。”

暗处传来轻轻的笑声,少了门的阻隔,再加上偌大的空间和黑暗的环境使这个笑声听起来十分清晰,带土不得不承认,仔细一听这个声音还是挺好听的。“柱间我就说吧这小鬼胆子还挺大的。”

        “你到底在和谁说话啊混账!”带土有点炸,“还有我再问你话呢你到底听没听见啊!”

        “小鬼你摸到那边去把灯打开。”那个声音继续道“记得一点点慢慢地把灯调亮,我在这鬼地方被关了十年突然开灯我会瞎。”

        带土暗自吐槽谁管你瞎不瞎啊你瞎了我正好逃跑呢,于是一摸到开关就想猛地旋亮但手却蓦然停住了。和刚刚开密码盘的时候能一样,他感觉自己的手被无形的力量牢牢地包着,一点一点地极其慢地在旋那个开关,像是在等那个人的眼睛适应了这个度才略略地继续提亮。

        “……柱间”那个声音呢喃着这个名字,一改先前的阴狠和戾气,温柔地仿佛都能掐出水。难不成附在我身上的鬼是叫柱间而且正好是这个人死去的姘头?不过Hashirama这个名字也太man了吧说不定这又是一个法海你不懂爱雷峰塔要倒下来的爱情故事?就在带土脑洞开得快突破天际之时灯终于被完全旋开,而他的手也终于被放下。

        开个灯要两个小时啊这姘头也太贴心了吧嗷嗷嗷嗷手好酸!但是吐槽归吐槽,人还是要看的。带土看到墙边坐这的一个男人就径自走了过去。

        走进一看以后带土表示我去这也太没人性了这是在绑神经病吧!瞧瞧这缠颈绕胸绞背杀,瞧瞧这大拇指上反扣着的牛皮筋,瞧瞧这脚踝上碗口粗的铁链子,据说这男人这个样子在这里被关了十年我靠真是个闻着伤心见者流泪的故事。你看这男人的头发已经长得垂到腰际,额发也长的几乎将整张脸盖住,最可怕的是脸都看不见了还能看到两个沉甸甸的大眼袋。“喂大哥你还好吗?”正所谓为人者皆有仁心,就算带土之前被整的够惨看到男人凄惨的样子也还是同情心占了上风。

        男人扬了扬头,额前的头发落到旁边,这让带土终于清晰地看到了他的脸。

        帅就一个字我不说第二次。观得佳人全貌后带土终于明白帅哥就算是眼袋大那也是一等一的帅哥,眉眼凌厉鼻梁高挺皮肤更是白的吓死人,长成这样怪不得他情人做鬼都鞍前马后地跟着他呢。

        对着带土,男人薄唇中溢出一个名字:“宇智波斑。”

        带土:“啥?”

        “我的名字。”

        “呵呵。”

        “怎么,不相信?”

        “放屁!”带土一下子跳了起来,“老大明明在国外你装也要装的像一点!”

        “国外?”自称斑的男人挑眉冷笑:“哦,看样子他们对外是谎称在国外啊,我没想到被他们关在这里十年了我还是宇智波的老大,看来是宇智波没能人来撑起这个所谓的名门望族了吗?”

        带土大叫:“胡说八道什么呢先不提富岳叔叔他们我也是一把好手啊,等等等等你真的是宇智波斑?那个宇智波家的家主,整个宇智波所有企业集团的最终boss?听说斑爷是无论商界还是政界的不世奇才啊怎可能流落到这个境界那也太坑爹了,你让我怎么信你?”

        “斑爷?”男人对这个称呼似乎颇感兴趣,对着旁边微微一笑突然迸出这样一句话“这名字不错哦要不柱间你以后就这么叫我吧。”

        带土对这个人诡异的自言自语再加上先前的灵异事件终于受不了了大喊:“你到底在和谁说话啊你他妈是不是脑子有病啊!”

        “……你感受不到他吗?”斑直视带土的眼睛“不管是开门时还是按灯,你都不觉得有股特别的力量存在吗?”

        “所以说那到底是什么?”                                                       

        “那是我的守护神。”

        面对带土一脸的震惊,斑笑得很愉悦:“这个才是宇智波血统被人忌惮的原因。”

        带土托着合不起来的下巴艰难地问道:“这么说来宇智波那么吊是因为天生自带守护神吗?”

        “只有个别的宇智波才会拥有守护神,柱间说因为上辈子世人欠宇智波太多所以神明才给了宇智波这种独特的待遇。”

        “你就是那个别的宇智波?”

“不只是我,”斑顿了顿,眯起眼细细地从头至尾打量了带土一顿随即露出一副耐人寻味的表情,“还有你。”

        “咦咦咦咦?!”面对斑说这些颠覆科学主义价值观的神秘主义学说,在先前种种灵异事和他自己那一鼻子的血,让他不得不相信斑说的话,听闻自己也有守护神这种感觉巨高端的能力让带土突然间激动的跳起来,“真的?我也有守护神?”

        “哈,你身边那个白毛小鬼看你意识到他欣喜得都快哭了。”

TBC


评论 ( 10 )
热度 ( 195 )